【離婚后我娶了岳母爲妻】

 (一)

  我今年31歲,妻子比我大2歲。找個比我大的女人做妻子,原因是年齡比

我大的成熟女性才能引起我性趣。

  但婚后不到一年,原本在我眼中成熟性感的妻子卻越來越不能吸引我了,並

不是我不再愛她了,而是我心中的那個障礙越來越大,只比我大2歲根本滿足不

了我變態的性感受。

  特別是迷上上網后,一次偶然的機會,打開了一個國外的老女網站,馬上被

網上那些性感豐滿、風韻尤存的老女人吸引住了,尤其是一些祖母級的老女人。

  我開始留意起大街上那些透著平常的中老年婦女來了,她們豐滿凸起的小肚

腩、碩大下垂的乳房、寬大性感的屁股,以至夏天時因衣著暴露而窺視到的因年

紀大而疏于打理的腋毛、腿毛等,無不令我血脈沸騰、遐想聯翩;繼在網上看了

一些變態的亂倫作品后,我開始打起自己岳母大人的注意來。

  我的岳母今年56歲,比我大了足足25年,老伴在我結婚前幾年就去世,

她退休前是市總工會的婦聯干部,平時在家都是非常嚴肅的。由于一個人孤單,

新婚后我和妻子就搬回岳母單位分的宿舍住。

  每天我們夫妻二人都是早早出了門,晚上才回家一起吃飯,白天基本上不回

回家的。

  但有一天我臨時趕回家拿點資料,進屋后發現離家前關好的睡房門打開著。

  開始以爲妻子也回來拿東西,剛想大聲問,突然發現睡房里的床頭櫃的抽屜

被打開了。

  抽屜里可是藏著我和妻子的秘密:由于我和妻子都非常開放,性商比較高,

一般性交活動已經不能滿足我們了,只有玩一些另類變態的玩兒,才會有高潮,

而且用即拍即有的相機和攝相機將過程拍下來欣賞,里面絕大部分都是肛交、我

用鐵鏈繩索吊挂捆綁性虐待妻子的畫面,還有幾幅妻子如廁大便時的特寫鏡頭,

丟了可不得了。所以我立馬過去查看,錄像帶都在幾大本相冊卻不見了。

  正在迷惑間,突然聽到了隔壁岳母的睡房傳出一些奇怪的聲音,我馬上走過

去,只見房門緊閉,輕輕用手推一下,從里面反鎖了。

  我返回自己的房間,搬來兩個椅子爬上去,從連接我和岳母房間的氣窗上看

過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副令人窒息的畫面:只見我的岳母大人穿著敞開的睡衣,

里面一絲不挂,肥大下垂的乳房上漆黑的乳頭和乳暈大的驚人。

  她正靠在床上,一手翻看我和妻子的變態豔照,一只手在滿布陰毛的下體上

快速活動著,一邊看一邊發出消魂的呻吟聲。

  看到著一幕情景,我的陰莖馬上硬了起來,我拉開褲鏈,一手扶著牆壁一手

搓揉起硬邦邦的肉棍。

  這時岳母翻到我將妻子用皮帶捆綁起來從后面猛烈肛交的畫面,「啊」的一

聲,伸手從枕頭底下摸出一個剝了衣的玉米棒,一下捅進陰道里,並開始自言自

語的胡說起來:「哎喲!婊子,你這個不要臉臭婊子,我抽死你,我操死你個萬

人操的破鞋,媽的!哎喲哎喲!過瘾,肉棍真大,嗷……舒服死了,哎!勁真大,

嗷……嗷……嗷,不行了,不行了,忍不住了,我不活了……」

  突然間全身蹦緊,整個人趴在床上,雙手緊緊抱著枕頭,下半身連同夾著的

玉米棒死命地往相冊上撞,十幾秒后發出嗷的一聲怒嗥,全身劇烈的顫抖。

  看到這里,我在也忍不住了,陰莖開始猛烈的射起精來,精液射到牆壁上反

彈回來,弄得滿褲子都是。

  我不敢再看下去了,馬上從椅子上遛下來整理好東西,匆匆用枕巾把褲子上

的精液檫了檫,就逃出了家門。

                (二)

  自從窺視到岳母偷看我的豔照的秘密后,我開始了實施誘惑計劃。

  每天晚上和妻子作愛的時候,我都挑選最變態的自拍錄像帶一邊播放一邊捆

綁虐待妻子,並且有意將音量放大。

  妻子開始極力反對,說怕被母親聽到(廢話!我就是要讓她聽到),但被我

象棕子一樣綁起來並用絲襪堵起嘴巴,哪還有反對的余地?有幾次干得起勁時,

我偷偷望向氣窗,隱約看到一個黑影在牆壁上晃動。

  有一天臨上班的時候,我特意在錄象機里放了一合帶子,沒有關電源(怕岳

母不會用),就出門了。大概過了2個小時左右,又偷偷的溜回家,打開家門之

后,象做賊一樣摸近睡房。

  果不其然,預料中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岳母坐在我的床上,上身穿戴整齊,

下身則將褲子褪到腳踝上,嘴巴里竟咬著我昨天晚上換下來的內褲,脖子上套著

連住鐵鏈的狗帶,手里拿著我在性商店買來的SM皮鞭,正把陽具形狀的皮鞭柄

往陰道里捅,雙眼死死地盯著電視機的屏幕。

  屏幕上無聲地播放著畫面:我將妻子用狗帶栓在窗架旁邊,雙手大字型地向

上被綁在從天花板上垂下來的兩根鐵鏈上,兩叢烏黑濃密的腋毛盡收眼底,下身

則被強行穿上帶肛塞的皮貞操帶,而我則全身赤裸,一手搓揉著勃起的陰莖,一

手揮舞著皮鞭往妻子身上打去,妻子嫩白豐滿的裸體上已是鞭痕累累,正張著口

呻吟,表情既痛苦又歡娛。

  岳母受到畫面上的刺激,雙手加快了運動頻率,突然一下子拉開衣服,使勁

地搓揉已經勃起的黑色乳頭,並吐出嘴里內褲,消魂地呻吟起來。

  當看到我將兩個連著小鐵鏈的木衣夾子夾到妻子突出的乳頭上,一邊繼續鞭

打一邊死命地抽拉鐵鏈時,又開始胡說了:「啊……抽死這小踐人,哎喲!用力

打著不要臉的婊子,嗷……嗚……我生了個臭婊子,我也是不要臉的婊子……老

婊子!啊!好女婿,把我也捆起來吧,一起虐待我們母女,你這麽強壯,我根本

不能反抗,嗷……你把捆起來,把我的陰毛剃光了,剃得光禿禿的,我沒臉見人

了,哎喲……哎喲!受不了了,好女婿,你用肉棍打死我吧!我不活了!」

  看到岳母沈浸在瘋狂的性幻想中,香豔怪異的情景令我再也忍受不住了,我

三五下脫光衣褲,一下子沖進了睡房。

  岳母還沒反映過來,就被我一下按在床上。我順手拉開床頭櫃的抽屜,抽出

一副皮手铐,迅速把岳母的雙手铐在背后,然后把岳母剛剛扔在地上的內褲又重

新塞回到她的嘴里。

  這時岳母開始反應過來,並拼命地掙扎反抗,但爲時已晚了,她的雙手已被

背铐起來。我又拿出一副帶鏈條的腳铐,把豐滿圓潤的雙腳也铐起來,並用上面

的鐵鏈扣在手铐上。

  由于鐵鏈很短,現在岳母整個的肢勢就變成跪趴在床上,寬大肥厚的屁股高

糊塗。毛真多啊,從陰阜附近往后生長,一直延伸到肛門,又在肛門周圍長了一

圈。

  我顧不上欣賞了,把硬的發疼的陰莖一下就捅進了岳母的陰道,雙手按著肥

臀瘋狂地抽插起來。

  岳母已經停始了掙扎,被內褲堵住的嘴巴里發出哀怨的呻吟。

  我用遙控器將錄象機的音量提高,房間里馬上回蕩著我妻子歡娛的呻吟尖叫

聲和皮鞭抽在肉體上的啪啪聲。

  我伴隨著世界上最美妙的呻吟,瘋狂地奸著岳母,亂倫犯上的罪惡感令我的

欲望迅速生至高峰,我狠命地抽插了幾十下,突然整個人壓在岳母背上,雙手死

命地掐著岳母的后脖子,陰莖緊緊地頂著她的陰道,精液不可控制地狂怒地噴射

進去。

  這時岳母喉嚨里發出母狼一樣的嚎叫,同時整個陰道不受控制地一夾一夾地

收縮:「哎,舒服死了……」                (三)

  睡房里只剩下電視熒屏里發出的鞭打、尖叫聲及我和岳母如牛般的喘息聲。

  過了很久,我抽出水淋淋的肉棒,只見上面粘滿了白糊糊的漿液,也不知到

是岳母的淫液還是自己的精液,再看一下岳母的陰道,兀自還張著紅黑多毛的大

嘴,往外流著糨糊似的液體。

  我解開岳母身上的各種刑具,翻過她的身子,取出塞在嘴里的內褲。

  只見岳母滿臉通紅,一雙深沈略帶魚尾紋的大眼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會,然

后歎了一口氣,幽幽地說:「哎,真是造孽,前輩子的孽債這輩子年紀這麽老了

才還,我早就知道性子里藏著一個母的魔鬼,要遇上一個公的魔鬼才能解除欲望

的煎熬,想不到這個魔鬼竟然是自己的好女婿,你這個小畜生,剛才可過足了岳

母瘾了,舒服吧?」

  說著伸手撫摩我還沒完全軟下的肉棍。

  我一手摸著岳母肥大下垂的豪乳,一手愛撫著她的耳垂:「對不起了岳母大

人,我實在是忍不住了,誰叫你偷看我的秘密,而且做出這麽香豔的動作來,換

誰都願意做畜生不做人了,剛才你也不快活得要生要死嗎。」

  岳母淫蕩地看著我說:「我是不是很下賤,和你那死鬼岳父弄事情的時候,

我是一點感覺都沒有的。」

  「他不行嗎?」

  「不是,他的性欲強著了,每晚都要,而且每次都折騰一個多小時。問題出

在我身上,一般的性生活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我只對性虐待感興趣。這是后來社

會開放了,有了這方面的性醫學知識才知道的。回想起來,從小我就特別喜歡看

電影里面那些日本鬼子、國民黨反動派抓到共産黨后,五花大綁,嚴刑逼供的鏡

頭,一看到這些,我就滿臉,渾身發熱,雙腿不由自主就夾起來,很舒服的。后

來又發展到喜歡到理發店去,看到理發師剃頭時,底下也流壞水,我根本不敢告

訴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