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交換遊戲

我們結婚有10年了,兒子也有8歲了,一個幸福的3口之家。隨著歲月的流逝,我們婚姻的生活從開始的激情到有了孩子后的興奮,漸漸的再到后來的平淡無味。10年啊,聽起來是那麽的漫長,然而感覺卻又是那麽的短暫。我們從風華正茂的青年,轉眼之間就要步入不惑之年的中年了,時間洗刷著一切,留給我們的卻是曆經歲月的痕迹。我們不再年輕,不再擁有激情,剩下的只是公式化的生活程式,家—單位—家。內容也只是一成不變的:老人、孩子、柴米油鹽醬醋茶。曾經讓我們希冀的兩性生活也失去了往日的精彩,就好像每日必吃的一日三餐,索然無味,然而又不得不吃,也許這就是所謂的視覺疲勞吧!在床上,我們就像兩個熟悉的陌生人一樣,機械的不帶任何欲望的運動著,仿佛兒子在完成老師交給的作業一樣,有那麽一點點的不情願,又不能不去完成。這也許就是生活吧!

不能否認,在這平淡的日子里,我們雙方都不能避免的開始了一些小動作。其實,我們互相都能感覺得到。雖然都掩飾的很好,但畢竟是10年夫妻了,一些細微的不易察覺的變化互相都能體察得到的,只是爲了家庭,誰也沒有捅破這層窗戶紙而已。具體發展到什麽階段了,也就各自心里清楚,沒有人提及,也沒有人阻攔。不過,有一點是相同的,誰也不會做出傷害我們這個家庭的事情。

一個陽光明媚的初夏的周日下午,我們坐在家中喝茶,似有若無的閑聊。不知道是誰先提起的,我們談到了目前的生活狀態。沒想到我們都是那麽的坦率,那麽的認真,就好像事先商量好了似的。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我們足足談了4個小時。回顧了我們10年的生活,最后我們得出一致的結論,我們需要改善自己的婚姻生活,需要找回一些過去的激情,哪怕就是那麽一點點也好呀!我們商定星期一都請假不去上班了,把孩子送到學校后,我們就開車去郊區的一個溫泉度假村,洗個溫泉,放松放松,好好享受一下倆個人的空間。

星期一,一切如計劃中的一樣,接近中午時分,我們趕到了位于郊區的溫泉度假村,隨意吃了頓午飯,我們開好了房間。客房是連體別墅式樣的,平房,一室一廳,后院是一個半露天的溫泉池,很大,足可以容納下4個人泡溫泉,四周是高高的圍牆。也許是星期一的緣故,人很少的。感覺周圍的一切是那麽的安靜、溫馨。我們脫光了衣服,泡到溫泉中,眯起眼睛,惬意的享受著身體被溫暖的泉水撫摸著的舒適感覺。我睜開眼睛,看著泡在池水中裸體的妻子,好久沒有這麽認真地看她了。她的身體有些發福了,由于生育過,小腹也有了些許的贅肉,歲月不饒人呀!不過,讓我欣慰的是,妻子的皮膚還像過去一樣白皙,乳房和臀部雖然有些下垂,但還是保持相當的豐滿,妻子身高1米65,體重120斤,典型的已婚婦女的身材。我再次眯起眼睛,想細細品味一下眼前的一絲不挂的妻子。妻子正躺在池水中閉目養神,似乎是察覺到我正在看她,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看到我正看著她出神,微微的笑著,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壞意說:“想什麽呢?”我睜大眼睛直視著她,輕聲地說道:“做愛!”“就知道你在想做壞事!”妻子同樣輕聲的嬌嗔道。我嘿嘿了兩聲,感覺身體的下部有了一些反應,陰莖漸漸得硬了起來。說實話,結婚這麽久,還是第一次倆人如此同浴。妻子感覺到了我的變化,眼角的余光看了看我已經精神的小弟弟,微笑著!

隱藏的內容
沈默了一下,也就幾秒鍾吧,妻子爬到我的身邊,雙手摟著我的脖子,兩眼有些光亮,用只有我們倆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哎!老公!咱倆在水里做吧,還從沒在水里做過呢,一定很刺激的!”我什麽話也沒說,微笑著看著她,看見她的面龐微微泛起紅暈。我低下頭,用手托起她的乳房,不知不覺兩片嘴唇含住一粒大大的乳頭允吸起來。經過熱熱的溫泉水的浸泡,感覺妻子乳房已經發漲,皮膚也是紅了許多,不!應該是粉嫩了許多。我貪婪的允吸著因爲哺乳過而變大的乳頭,看到她的乳暈慢慢漲紅,我一邊允吸,一邊用手揉捏著另一個乳房。一會兒的功夫,妻子有了感覺,發出了輕聲的呻吟“哦!哦!哦…
…!”我親吻著,允吸著曾經那麽熟悉的身體。妻子動情了,不知不覺中,兩腿在水中跨騎在我的身上,雙手摟著我的頭,嘴唇在我的耳邊呢喃道:“老公!我要!”緊接著,她不由分說一只手伸入水中,一把抓住我興奮已久的陰莖,身體稍稍一擡,繼而用力往下一坐,把我的陰莖連根送入她的體內,同時我聽到妻子壓低聲音的一聲驚呼:“噢!我的天哪!”可能是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也怕別人聽到,妻子控制了一下自己的聲音。此時,我已經感覺到妻子完全動情了,她已經閉上了眼睛,很默契,也很熟練的上下運動,兩個豐滿的乳房在我眼前以及嘴邊隨著她的運動上下跳動著。我真實的感覺到那久違了的興奮充滿著全身,溫暖的泉水包圍著我們,整個下半身沒在水中,我用雙肘撐在池邊的台階上,讓上半身浮出水面,雙腿踩在池底,努力迎接著妻子每一次用力的撞擊。“啊!啊!啊!…
…”妻子在享受這難得的歡愉的同時也不斷發出熟悉的讓人興奮的呻吟。不過,此時的妻子依舊努力控制著自己的音量,畢竟不是在自己家里那可以隨意的環境里。我已經有點飄飄然了,以至忘乎所以。管他媽的呢,反正沒人認識我們,夫妻倆做愛誰又能管的著,心里這麽想著!隨即對老婆輕聲說道:“寶貝兒,大點聲,大點聲!”妻子受到了鼓勵,也可能是壓抑了很久的快感再一次難得的降臨,她無所顧忌的將聲音從喉嚨深處,不,是內心深處本能的發泄出來。“噢!噢!噢!…
…”妻子開始大聲的呻吟,這麽大的音量在我們10年的婚姻生活中還是第一次聽到,她已經將一切置之度外了。妻子呻吟的節奏越來越快,漸漸的動作也越來越快,而且一次比一次有力!我知道妻子的高潮就要來臨。我也感到自己積蓄已久的力量想要在這美好的時刻爆發出來。“啪!啪!啪!…
…”兩個肉體接觸時發出的清脆的接合聲混雜著倆人忘乎所以的叫喊聲,編織成了一曲優美動聽的旋律不斷飄進耳朵,敲打著耳膜,刺激著神經。我仿佛受到一股強大力量的驅使,配合著妻子上下運動的節奏,在妻子的體內用力的抽插,一池溫暖的泉水在我們的影響下也變得歡快起來,在我們身體的周圍不斷的掀起小小的浪花。與此同時,我張開了嘴,一口叼住了在我眼前不斷晃動的一粒直挺挺的大乳頭,瘋狂的允吸起來。兩粒乳頭被我彼此交換用力的允吸著。在她快要達到頂峰的時候,我用牙齒輕輕的輕輕的咬她的乳頭。“啊!老公,我不行了!”妻子一聲大叫,我也感到體內深處一股原始的力量即將噴湧而出。我加快了在她體內抽插的節奏,並且加大了力度。沒過多久,伴隨著我們一陣忘情的呼喊聲,一股激動人心的電流穿越了我們的肉體,我們再一次體驗到了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的共同達到高潮后的快感。妻子抱著我的頭,伏在我的身體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但是,我們的身體沒有彼此離開,我的陰莖依舊停留在她的體內,也就半分鍾左右,我看見一股濃稠的白色的液體從我們身體的結合處漂流出來,慢慢的散去,漸漸的融化在了溫暖的池水中。沒一會兒,妻子示意讓我坐在池邊,我慢慢的把陰莖從她的體內拔出,她輕聲的“哦!”了一聲。我起身坐在池邊,漲紅的陰莖也隨即浮出了水面。奇怪,此時的陰莖雖然剛剛經曆了一場激烈的戰斗,顯得有些疲軟,但是並沒有像往常那樣退卻並且萎縮,反而依舊保持原先的長度,仿佛在喘息的同時隨時等待著它的主人的召喚。妻子也察覺到了這個細微的變化,顯得十分興奮。突然,妻子面對著我蹲入水中,雙手抓著我的陰莖,用嘴含住,開始給我口交了。說實話,這麽多年的婚姻生活,妻子的口交技術已經練就得相當不錯了。然而,此時、此刻、此地、此景,我感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莫名的興奮。妻子不斷的變換著口交的技巧,我也注意到了妻子沒入水中的身體有了輕微的顫抖。大約10分鍾過后,我的陰莖又昂揚的挺立在妻子的眼前。忽然,妻子從水池中竄立起來,飛快的跑進房間,在我還沒完全回過味的時候,她已經拿著淋浴濕室里的大浴巾走了出來。多年的默契,讓我一下就明白了她的意圖,我們相視一笑,看著她把浴巾鋪在了池邊,我從池水中走出來,站在池邊。我們沒有言語,默默的進行著。也許,現在任何的只言片語都是多余的。妻子鋪好浴巾,背對著我,跪在浴巾上,雙手撐地,毫無羞澀的高高的擡起臀部,將她豐美的草地展現在我的眼前,仿佛獵物在等待著獵人瘋狂的掠奪!也仿佛是在向我做著誘惑性的挑逗。我單膝跪在她的身后,一只手扶住她豐腴的臀部,往下按了按,她隨即調整了一下姿勢,將腰塌了下去,現在位置正好。我的另一只手握著我那再次昂揚起斗志的陰莖,對準她的已經因濕潤而微微張開的桃源洞口,輕輕將腰部往前一送,“嗞!”,整個陰莖完全進入妻子的體內,聽到妻子一聲低沈的呻吟:“嗯!”,接下來又是一場酣暢淋漓的夫妻大戰,在妻子達到高潮之后的胡言亂語中,我也一泄如注。如此的痛快!好像是很久以前的記憶了,現在感覺曆久彌新。妻子無力的癱倒在浴巾上,仿佛還在回味剛才的精彩。我也渾身無勁,陰莖已經無可奈何的耷拉了下來,象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萎縮了。稍事休息,我們一起泡了會兒溫泉就起身回到房間,沖了個澡,相擁躺在了床上。真的感覺有些累了,同時也感覺有些困倦。可是,一躺在床上又好像無法馬上入睡,我們就相擁著,在一種半夢半醒的狀態之間,用一種夢呓般的聲音回顧著剛剛過去的精彩片斷,期待著在混沌中慢慢進入夢鄉。突然,我鬼使神差般的冒出了一句話:“這麽好的環境,剛才要是再有一對夫妻和我們一起玩的話,那就更完美了!”此話一出口,我就立即意識到自己失言了,一個激靈,困意全無。然而,說出去的話,猶如潑出去的水,無法收回。我想,等待我的將是妻子一頓無情的斥責。我愣在那里,啞口無言,感覺時間和空氣仿佛都凝固了一般。然而,妻子沒有任何的動靜,也沒有說話。不知過了多久,妻子轉過臉來,打破了眼前的安靜,用一種十分溫柔而且祥和的口吻對我說道:“你真的那麽想?”,我睜大了眼睛,沖她點了點頭。出乎意料的是,她笑了。“你是想玩夫妻交換的遊戲?”妻子略帶嬌媚的口吻說了一句,我答道:“有那麽點想法,就在剛才!”,又是一個微笑,略帶一點點笑聲。妻子緩慢的說道:“我不反對呀!”這回輪到我無語了,我噌的坐了起來,鄭重其事的說:“真的?”,妻子望著我,眼神肯定的點了點頭。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心中不免一陣暗喜!別人費盡口舌也沒得到的,我竟然如此輕易地獲取了。此時此刻,我竟然懷疑自己耳朵聽到的一切了!我們睡意全無,開始熱烈的討論起來,我們聊了很多,也談了各自對此事的看法,最后取得了意見上的統一,當然,也訂了幾條規矩。在不影響家庭的情況下,我們可以尋找有同樣想法的夫妻一起享受性愛的快樂;對方必須是有正當職業的真夫妻,或者多年相交的情侶;必須身體健康;在確認對方身體健康的情況下,可以不戴套套;而且不反對四人在一起玩。說著說著,一種無名的興奮襲上了我們的心頭,不知不覺中我的陰莖又漲大起來…
…。

接下來當然就是又一場銮戰了。

日下西頭,我們起身回家,帶著一種憧憬彙入到了車流人海之中。我們都期待著迎接生活中新的一頁就此打開。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們一直默默無語。但是,我知道我們倆人現在都是心潮起伏,思緒萬千,不知道前面等著我們的將是一個怎樣的景象。經過一天溫泉里的放縱,我們又回到了那熟悉而又枯燥的現實生活中來,扮演著屬于我們各自的那份角色。到學校接上孩子,回到家中,例行公事一樣吃完飯,看著兒子學習,安頓他睡覺,我們也回到溫暖而舒適的床上。倚在床頭,我看著報紙,妻子看著書。往常我們會隨便瞎聊幾句瑣事、見聞,然而今天卻都沈默無語了。我隨意翻著當天的報紙,滿篇的文字我卻一個字也沒看進去,也不知道爲什麽,只是覺得腦子里亂亂的,沒有一點頭緒。最終,還是我打破了沈默,我轉頭對妻子問道:“你覺得行嗎?”妻子好像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或許她現在也和我一樣,頭腦紛亂,看書只是一個幌子而已。妻子放下手中的書,看了看我,又眨了眨眼睛,稍微思索了一下答道:“我也不知道!”“那你想嗎?”我接著問道,“嗯…
…,怎麽說呢?有點想,但又害怕!”“怕什麽?”我問她,其實我心里又何嘗不是有點擔心呢?妻子想了想,這時我看到她不再像少女般柔嫩的臉龐上泛起了些許淡淡的紅暈,輕聲地答道:“我也說不清楚!”是啊!“害怕”多麽簡單明了的兩個字呀,然而此時此刻,這兩個字所包含的內容卻又是那麽的豐富,讓人說不清、道不明,又仿佛像一個鉛墜壓在心頭,感覺沈甸甸的。難道十年風雨同舟的經曆,就這樣會被欲望的戰車輕易的碾碎嗎?不知道!不知道!我實在是不知道!不過,有一點我是清楚的,那就是在我們的心中有一扇大門,我們都想打開它,想看看門的后面是怎樣的一個世界,期盼著門后能夠飄來一縷明媚的陽光驅散目前仿佛陰云籠罩的生活。沈思良久,我再次打破了沈默,“你覺得下一步咱們該怎麽做?”“你說呢?”妻子這次沒有思考,直接說道。“要不咱們試試?”又一次沈默,稍許妻子說道:“先找找看吧,你說呢?”“行!”當得到妻子的首肯后,我懷著激動而又興奮的心情回答。我隨手把報紙扔在了床邊的地上,坐了起來,問道:“咱們怎麽找?你找還是我找?”妻子微微一笑,這是她今天晚上第一次路出笑容,面含羞澀的嬌嗔道:“這是你們男人的事,問我干嗎?我不好意思做這事!”說完,放下手中的書,轉身睡了。嘿!明明是兩個人的事,怎麽就成了我一個人的事了?心里這麽想,但臉上還是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