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真實

一、緣起

  這篇文字所以叫這個名字是因為所有的故事都在我的腦海裡,我的記性不太

好,難免會有記錯的地方,或者偷工減料,或者添油加醋,所以並不一定都是真

的,於是只好起了這麼一個名字,如果你看了之後完全相信瞭然後又回過頭來說

我騙人,那麼我很樂意對你說一句:你活該!

  你問我是誰?哦,我確實該先做一個自我介紹,我姓蘇,蘇錦,很女人的名

字吧?沒錯,我是個女人。你問我的胸大不大?這跟你有關係嗎?我75B 會告訴

你麼?其實我覺得賣內衣的十個有九個是騙子,她們一直忽悠我買這個尺碼的,

可是我總覺得自己應該穿更小一號的才對。

  我不是個漂亮女人,長相很普通的那種,值得自豪的只有自己的皮膚,很白

很細膩,不好的地方就是隨便撞在什麼地方不出五分鐘肯定是瘀青一塊,好在恢

復得也快,過了夜基本也就看不出來了。

  還有個讓我又愛又恨的就是我那碩大的臀部,鬼知道它怎麼能長得那麼大,

遠遠超出了我身材其他部位的比例,幸好形狀還能令我滿意,否則真是死的心思

都會有。

  我出生在一個所謂的知識分子家庭,老爸老媽整天都是一本正經的樣子,上

學的時候別說男生,就是女生來家裡玩也會被爸媽查個祖宗三代,搞得我直到上

大學之前都沒有男生追,幸運的是我比較有出息,考上了一所外地的重點大學,

要不沒準大學那四年都只能顧影自憐了。

  實話實說,當老爸老媽把我送到學校辦好手續後和我道別的時候,我實在沒

有辦法像別的女孩一樣放聲大哭,因為當時心裡實在是太高興,就差樂得合不攏

嘴了,這件事直到現在被老媽提起來還說我是個狠心的丫頭。

  言歸正傳,我這個亂七八糟的故事應該從我上大二那一年開始講起。

               二、初戀

  大二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男生,他叫王彬,是我的第一個男朋友。

  我們認識的方式也很意外,那時我報了一門選修課,有一天下課的時候王彬

衝過來對我說:「你好,我們能認識一下嗎?」按說這傢夥長得也不帥,又沒有

什麼值得我注意的地方,可我當時偏偏就點了點頭,然後他就陪著我走回了宿舍。

  路上我和王彬互通了姓名和院系,他對我說已經注意了我很久,一直不好意

思開口跟我說話,現在這門選修課馬上就要結課了,再不說的話就沒有機會了,

於是就發生了之前的那一幕。

  我當時對這個人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不過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我喜歡

他的勇氣。

  然後在我認識王彬的三天後,我在圖書館裡又看到了他。

  那天我去圖書館自習,回想起來,我大學四年上自習的時間加起來也不會超

過十天,可那天居然就去了,但在百無聊賴地坐了十五分鐘之後,我還是忍不住

想要出去走走,就在我下樓的時候,在樓梯的轉角處遇到了王彬。

  看到我的時候王彬笑得很開心,我記得自己當時鬼使神差地問他:「要不要

出去走走?」然後還主動給他買了一杯可樂。

  他當然很願意,我們在校園裡的路上一邊走一邊聊著天,王彬說他剛去了我

的宿舍,別人告訴他我出去上自習,他就找到圖書館這裡來了。

  王彬的運氣真不錯,因為我們學校沒有固定的班級教室,上自習的人基本上

是哪裡人少就去哪,他這種找人方式其實跟大海撈針沒有什麼分別,可他偏偏就

遇到了我,就在他剛剛走進圖書館還不足兩分鐘的時候,就算是現在想起來,我

也只能說那是天意使然。

  這一天他送我回宿舍的時候對我說他喜歡我,我當時心裡很高興,但是沒有

做出任何反應,答應或者不答應都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之內,乾脆點兒說是因為我

根本不知道該怎麼答覆他。

  回到宿舍放下書包拿起毛巾和洗面奶到水房洗臉,在這整個過程裡我的腦子

始終都是一片空白,王彬的表白來得太突然,突然到令我喪失了思考的能力。等

我洗完臉提著褲子魂不守舍從水房走出來的時候,一個男生在樓道里跑了過去—

—女生宿捨本來是不該有男生進來的——嚇得我直接把手裡的東西扔在地上,然

後褲子就掉到了大腿的位置,好在我的內褲穿得很整齊,而且那個男生並沒有回

頭看。

  撿起毛巾回到房間,大姐問我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晚,我就把這兩次遇到王

彬的事情跟姐妹們講了,她們一致要求我帶王彬回來給她們看看,然後她們再幫

我參謀參謀,不過在我看來她們就是一群大嘴巴的八卦女人。

  後來我就成了王彬的女朋友,一切順理成章,我沒有直接說我同意接受他,

但我很清楚地記得我主動挽了他的手臂,然後他抱緊了我的腰。

  我已經忘了我們第一次接吻是在什麼時候,也許那個時候我們已經上了大三。

  大三的上學期王彬認識了一個在學校任教的老鄉,那個人住著學校分配的宿

舍,但是本人並不在那個宿舍裡住,於是就把宿舍的鑰匙給了王彬,此後王彬開

始不定時住在那裡,我也偶爾會去那裡找他,有一次我在王彬上廁所的時候無意

在他枕頭底下發現了一本黃書,內容露骨得讓我臉紅心跳了好幾天。

  其實我對性這種事並不陌生,雖然我沒有經驗,但是各種信息都會從網上或

者聊天的過程中閒扯出來,女生私下聊天的時候遠比男生要開放得多,至少我是

這麼認為的,尤其是我們宿舍的那一群,夏天的時候從來都是只穿著三角褲裸著

上身走來走去,偶爾還會互相比一比誰的胸更大,哪個的屁股更圓更翹。

  學生時代的戀情單純而且直接,所以放假時的思念格外的強烈,但是在老爸

老媽面前我又不敢表現出來,於是就這樣一直壓抑著感情直到大三下學期開學終

於爆發了出來。

  開學的第一天晚上,我們在散步之後回到了王彬老鄉的宿舍,關上門親吻的

時候我能明顯感到內褲裡有些濕濕的東西,這當然也不是第一次,我不記得我們

擁抱了多久,反正到了我打算回宿舍的時候才發現已經錯過了女生宿舍關門的時

間。

  既然已經回不去,我只好住到這裡,我穿著衣服躺在床上,王彬很溫柔地給

我蓋好了被子,我讓他回去他自己的宿舍,他先是答應了,但最後還是沒有走。

  那個時候我真的不會拒絕別人,王彬躺在我身邊的時候我嚇得幾乎不敢動彈,

好在已經關了燈,我囑咐王彬不要碰我,他也同意了,不過在安靜了幾分鐘之後

他還是抱緊了我的身體。

  雖然我們都穿著衣服,但我還是能感受到他下身某個部位硬邦邦地頂著我。

  王彬解開我衣服扣子的時候,我的心差不多都要跳了出來,身體像過電一樣

哆嗦著,王彬也是一樣,在他第一次摸到我的乳房的時候,他的手顫抖得好像一

個垂危的病人。

  我不知道別的女人是不是也像我當初那樣,上身完全赤裸之後我就完全放棄

了任何反抗的念頭,任由著王彬脫下了我的褲子和內褲,只有在他想要開燈看看

我下體的時候我才攔住了他。

  我光著身子躺在黑暗裡,聽見王彬脫衣服的聲音,然後一個火熱的男人身體

就趴在了我身上,我依舊不敢動,好像生怕碰到什麼不該碰的東西,王彬拉著我

的手向他的下體摸去,接觸到毛髮的時候我如同被火焰燙到了一樣連忙收回手來。

  王彬分開我雙腿的時候我猶豫了,雖然我早知道這一天遲早都會到來,但沒

想到會在這樣的一個場景中到來,他的手摸在我的下體,我感到一絲恐懼,此外

也有一點兒小小的興奮。

  接著男人的陰莖就觸到了我最隱秘的部位,那個東西來回頂了頂,我聽見王

彬氣喘籲籲地說:「怎麼進不去?」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身體還在微微顫抖,我伸

手摸著他的臉,發現他滿頭都是汗水。

  我把腿又分開大了一點兒,感覺到腿上的筋被抻得有些疼,然後在儘量不去

碰觸陰莖的情況下分開了自己的陰唇,這一次王彬終於找到了正確的位置,陰莖

一下子刺了進來。

  我之前也曾看到過一些文章,無疑例外地是說第一次如何如何舒暢,所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