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龍和我的女友小韻 (三) 火旺叔

恐龍和我的女友小韻 (三) 火旺叔

作者:不詳  

自從那次去了SPA以後, 女友跟美環姨就變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這點倒是我從未

想到的, 不過日子久了, 我也就不再擔心美環姨會把我的秘密說出來, 看來美環

姨是想真心認識我女友, 我有時也跟著女友和她出去了幾次, 美環姨常常說她覺

得跟我女友很和的來, 甚至還打趣的說想把她收為乾妹妹, 也許她覺得自己老

了, 想跟我們年輕人在一起, 讓自己的心稍微年輕一點吧。 起初我是覺得多出

了這個電燈泡是很麻煩的, 因為有時功課忙, 好不容易可以跟小韻出去約會, 美

環姨卻要來中間插一腳, 不過後來我也就習慣了, 因為美環姨出手很大方, 每回

我們和她出去, 吃飯她都會堅持付賬, 甚至連女友買衣服, 她也會搶著付, 哇,

原來我三年前交上的是一個富婆, 我怎麼都不知道呢? 本來我以為美環姨這樣

做, 是想要藉機跟我重修舊好, 可是後來卻發現她找我女友出去的次數, 倒比找

我出去的次數要多很多, 我想她已經對我沒感覺了, 心裡總算鬆一口氣, 也許她

是真心的想要認小韻這個乾妹妹吧!

有時火旺叔也會跟我們一起出去, 不過不知道為何, 每次我看見他, 都會想起他

在內衣店裡對我女友內衣褲猥褻的行為, 他那時甚至還在女友試穿內衣的時候開

門闖進去, 所以覺得他這個人真是有點變態的, 偏偏出去的時候, 他又很喜歡找

我女友說話, 就更令人懷疑他的動機, 我女友一定也覺得怪怪的, 所以每回火旺

叔找她說話, 她總是愛理不理, 有時美環姨約我們出去時, 要是知道火旺叔要

來, 我女友也會常常找藉口推託說不去了。

這一天跟小韻和美環姨出去逛街的時候, 美環姨拿了兩張票給我們, 原來是一間

很有名的度假山莊住宿一晚的招待券, 哇, 沒想到這婆娘出手這麼大方, 這一張

招待券至少要幾千元以上! 美環姨說她想要去這裡玩玩, 可是又找不到伴, 所

以就問我和女友有沒有興趣陪她一起去, 我女友那時就遲疑了一下, 我猜她一定

是在想不知道火旺叔會不會跟著一起去, 美環姨可能也感覺得出來, 就說:「你

火旺叔這個週末要和廠商談生意, 所以不能陪我去,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找你們

去, 要不然的話我才不想讓你們打擾我們夫妻的兩人世界呢。」 她這麼一說,

我女友就放心了, 這家山莊是有名的度假勝地, 裡面的設施都是五星級的, 能免

費地去玩一次實在是再好不過, 於是我和我女友就欣然地接受了。

哇靠, 五星級的度假村果然並非浪得虛名, 保齡球、撞球、遊泳池、酒吧、舞

廳、KTV一應俱全, 我、小韻、和美環姨可以說是玩得不亦樂乎, 更重要的是,

這一切都還是免費的, 我開始有一點慶幸三年前在pub能夠糊裡糊塗的認識美環

姨了, 雖然犧牲了我的貞操, 不過換來的物質享受也是值得我偷笑了, 我們一直

玩到十一二點, 美環姊說她老骨頭一把了, 吃不消想回房休息, 因為是旺季, 旅

館裡沒有剩下彼此相鄰的空房, 所以美環姨的房間是在五樓, 我和女友的房間則

是在六樓。 這麼一來我可樂了, 代表今天晚上我可以跟小韻好好的大戰一場,

假如美環姨住在我們隔壁的話, 小韻一定不會放的很開, 因為她會怕叫床的聲音

被美環姨聽到。 真是天助我也, 一切順利, 一切順利。

一進房間, 我早就等不及了, 像餓狼一樣砰地一聲就把小韻推倒在床上, 一邊親

她, 一邊對她上下其手, 小韻一邊用手推開我, 一邊用她撒嬌地說道:「唉唷,

你好急喔, 人家鞋子都還沒有脫下來, 你就把人家這樣突然推到床上來。」 她

講這句話的時候已經開始喘氣, 臉頰也是紅通通的, 我知道這是她開始興奮的徵

兆, 她最禁不起我這樣一邊親她一邊東摸摸西摸摸了, 我一邊繼續著手上的動

作, 一邊對她說:「沒關係啊, 你今天穿的是高跟鞋, 很性感, 不用脫下來

了。」 這句話倒也是真的, 我最喜歡看女人穿著高跟鞋, 躺在床上兩腳被分開

的樣子。

我把舌頭伸進小韻的嘴裡, 跟她的舌頭纏繞著, 彼此交換著津液, 手上也沒有停

著, 伸進她的細肩帶小背心裡, 把胸罩的釦子解開了, 哇, 啪的一聲, 我感覺到

小韻那對豐滿的奶子從罩杯彈了出來, 怪不得美環姨說小韻的奶子很有彈性了,

好像麻糬一樣, 啪啪的好有彈性, 我一邊吻著她, 左右兩隻手一邊一個的揉著她

的奶子, 每次我一這個樣子, 小韻就會招架不住, 然後就開始撒嬌:「你好壞

啊, 每次都在跟人家kiss的時候一邊玩人家的奶子。」

我繼續玩著她的奶子, 無辜地說道:「沒辦法啊, 誰叫你媽媽生給你一對大奶

子, 我想不玩也不行。」

小韻聽到我這樣說, 就抗議道:「你好色喔, 說這種下流的話, 人家的奶子以後

都不給你玩了。」

我一邊用手指搓著小韻的奶頭, 一邊開玩笑:「不給我玩啊, 那以後讓別人玩你

的奶子好不好啊? 讓美環姨的那個火旺叔玩你的奶子好不好啊?」 我因為太陶

醉了, 加上之前對火旺叔的印象, 就脫口而出他的名字。

小韻被我搓揉的很舒服, 不過口中也不認輸:「你最壞了, 原來你想要火旺叔玩

我的奶子, 都不懂得憐香惜玉!」

我緊接著說道:「誰叫你每次逛街的時候都要穿露出溝溝的衣服, 你的奶奶一大

半都讓火旺叔看光了, 他當然想要玩你的奶奶啊, 而且你的奶子又這麼大! 火

旺叔是老男人了, 經驗又比我多, 他玩起來一定比我厲害!」這句話說得倒也沒

錯, 我想火旺叔私底下一定很想這麼做, 只是礙於情理而已。 一想到這裡我就

超興奮, 小弟弟都快把褲子撐爆了。

我女友說:「唉呀, 你一直提火旺叔幹麼, 他看起來色瞇瞇的, 受教育的程度一

定也很低, 哪能跟我的阿志比。」 她一邊說, 一邊呻吟了起來, 因為我已經把

她的褲子脫了, 開始愛撫著她的小妹妹。我聽到她這樣說, 心裡也蠻得意的, 手

指就動得更厲害, 我找到女友的小豆豆, 又搓又揉的, 這一下可就把小韻快搞瘋

了。 她本來就已經濕淋淋的了, 這麼一來, 愛液岀的更多! 我女友是那種很容

易濕的女生, 不像美環姨, 記得那時候我跟她愛撫了不久, 她的小妹妹都還是乾

乾的, 害我一點成就感都沒有。

我看女友已經濕淋淋的, 口中也不斷呻吟著, 叫著我的名字, 心想我的愛撫已經

收到效果, 就把褲子一脫, 我那英勇挺拔的小弟弟就一展雄風, 我沒經過女友的

同意, 就把壓在她身上, 把我的小弟弟塞進去她小妹妹的洞洞裡, 女友呻吟的更

大聲。

「啊, 志, 你別這麼用力! 好像會塞不進去, 喔, 好大喔。」 女友繼續胡說八

道著, 說得我越來越興奮, 她的小穴實在是緊得不像話, 可能是因為她性經驗還

沒有很多的關係, 有時候我都懷疑, 我會不會還沒完全插進去, 就不小心射出

來, 因為她的穴穴實在是把我的小弟弟包得太緊了。 我好不容易完全深入, 就

對著她的花心用力的頂了一下, 女友馬上喔的一聲叫出來, 我立刻稱勢追擊, 跟

著連頂了好幾下, 越頂越大力, 有時好怕會不小心把她的小穴給插破。

「唉呀, 你好大力喔, 你這樣….這樣….人家的小妹妹會被你弄壞……你以

前….以前是不是也常常這樣插壞其他學姊的小妹妹?」 我女友一邊呻吟一邊氣

喘呼呼的說道, 哇! 插到一半, 竟然跟我翻起舊帳來了, 好吧, 竟然如此, 我

就插破你, 我更加強了進出的力道, 女友叫得更大聲, 我一邊不甘示弱地說道:

「對啊, 很多美女學姊都被我插破了, 那你呢, 你是不是常常讓其他的學長這樣

子幹幹啊, 你的小穴有沒有把他們的小弟弟像現在這樣包得緊緊的。」 我一邊

說著, 一邊回想, 其實在小韻之前我只有幹過美環姨而已, 哪裡來的美女學

姊? 不過這樣說只是為了增加情趣嘛!

女友已經漸漸進入忘我的狀態, 一邊回答我:「你好壞, 明明知道人家把處女給

了你, 人家才沒有跟別的學長幹幹呢。」 我一聽到這裡, 身體升起了一股滿足

感, 覺得我的小弟弟好像在預告我, 爆發的時間快來臨了。

就在這個扣人心弦的時候, 我們的房門突然砰砰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