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記之《生命》

  「看到沒有?你們長壽藥發放工作十分重要呦。網上已經有人因為這個攻擊

『萬惡的中國了』!」百花鄉政府的辦事員老王對居委會主任張大媽說

  長壽藥是為了延長人類壽命,由政府向百歲以上老人發放的一種特效藥,服

用了這種藥以後,服藥的人將回復,保持在她中年時期的狀態,經久不衰。

  「為什麼?全世界都在發,不會是因為我們吧?」張大媽不解的問到。

  「正是因為你們!要不為什麼鄉政府派我來你們這裡呢。」鄉政府老王說。

老王辦事幹練,思維敏捷,膽大心細,本來早就該升職了,可惜現在人的壽命長,

有沒有了退休制。所以這麼多年辛苦打拼,卻仍然只是個辦事員。當然了,這年

頭能當上公務員已經很不錯了。

  「我……??」居委會的小劉剛想說話,被張大媽一把攔住了。小劉還沒有

結婚,最近剛交了一個男朋友。因為她長得太漂亮,被很多男人盯著,他的男朋

友對她很不放心,特地請張大媽幫著照看著小劉。這樣一來張大媽成了小劉的保

護神。由此產生的副產品便是張大媽總是讓小劉少說話。特別是少和男人說話。

  「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嗎?」張大媽說。

  「還不是因為艾老師,,」老王歎了口氣說。

  「她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居委會小劉終於說話了。她是個年輕,美麗,又

有點羞澀的姑娘。這便是她男朋友最擔心的事情。

  「解決了就好了。現在已經成了國際問題,三元里都要因為她發生顏色革命

白白的皮膚,纖細的身材,,一條馬尾辮總是在身後甩來甩去的。

  張大媽他們立即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所以都沒有說話。

  自從居委會負責發放老年人的長壽藥以來,各種矛盾都出來了,其中最要命

的是艾老師,她竟然希望為她家的寶貝狗,沫沫,也領一份長壽藥!

  「你自己上網看看去。」老王說。

  張大媽上網一看,果然來勢兇猛。在艾老師申訴希望為沫沫領取長壽藥的帖

子下面,已經有了數十萬的跟帖。比方說,

  衣索比亞首席大法師,「看吧。中國的狗都要騎在我們的頭上拉屎了。請

問那位艾,你知道非洲多少人才能分得到一份長壽藥嗎?五十萬!五十萬人才有

一份藥!當然了,我們也沒有那麼多的百歲老人。但是如果給我們足夠的藥,我

們中間也會出現很多百歲老人的。我們可以從50歲開始吃藥。」

  好望角大凶精靈,「艾先生,我當你的狗好不好?」

  開普敦一霸。「姓艾的如果敢到我的地盤,老子一腳把她和她的狗一起踹到

大西洋裡去。你們中國喜歡到高速路上截狗車,給狗吃人的藥。我們這裡絕對行

不通!我們是法治的國家!」

  「這可怎麼辦?那個艾老師是真的愛她的狗。他們相依為命,如果沫沫死了,

艾老師肯定也活不了了。」張大媽解釋說。

  「已經開始使用新的技術了。」老王說,「今後不再研究長壽藥了,都是發

展機器人。當一個人的肉體快不行了的時候,可以把這個人的大腦從記憶單元到

思維方式全都拷貝到機器人的大腦裡去。使他具有原來的人的思維的一切。這個

人便在機器人身上復活了。這樣的好處是克服了人體老化的毛病。人的思想上不

會死的,死的是他的機體。到時候給艾老師找個喜歡的機器狗。再把沫沫的思維

移植上去便可以了。」

  「不行。移植了思想後,原來的人和心的人哪個是真的?總不能把原來的人

殺死吧?」居委會小劉說。

  「不行,不行!」張大媽也堅決不同意,「人家喜歡狗首先喜歡的是它的樣

子,你給人家換個鐵的,拔涼拔涼的,誰願意要啊。會叫喚只是一個方面。你爸

爸要是還活著,把他換成個鐵爸爸。讓你每天圍著一個鐵疙瘩的機器人叫『爸爸』,

每天還得伺候著它,聽它使喚。你願意啊?!機器人還不是為你們的亂倫找藉口!」

張大媽的話代表了當時社會上的一種看法。任何新的事物出現後都要首先接受社

會的評判。

  「可是我們沒法給狗批長壽藥啊!所以我今天不走了,住在這裡幫助你們居

委會把這個事情辦好。」老王說。「看看有什麼其他辦法沒有。」

  「矮油,那可太好了。」張大媽高興的說,「你要是不說我們都不好意思留

您。你看我們這個破地方,連個像樣的飯館都沒有。就我們一個小村子,如果不

是當年您張羅著,我們連成立這個居委會的資格都沒有。」

  「吃飯不重要。只要你們不嫌棄我便可以了。」

  「我們哪敢嫌棄您啊!是不是?小劉。」張大媽偷偷的捅了一下小劉的腰眼。

該說話的時候還是要說的。

  「是啊,是啊!」小劉連忙熱情的說。

  「既然美女都這麼說了,我可真的不走了。」

  1,第一夜,鄉政府老王留在了居委會

  「再給艾老師找一條狗的事辦得怎麼樣了?」晚飯的時候,鄉政府老王問道。

  「其實我們都給她找了好幾個月了。大的、小的,長的短的,各種品種都試

過。可是不是艾老師不同意,就是沫沫不幹。我們再找吧。」小劉說了實話。

  「鄉里面不是說能批給沫沫長壽藥了嗎?事情辦得怎麼樣了?」張大媽問。

  「有希望了,」老王說,

  「真能給艾老師批了?那我們省得天天往狗市跑了。」小劉喜出望外的說。

艾老師是她的老師,由於這時已經取消了退休制,所以艾老師教過她。正因為如

此,小劉在這件事上格外賣力。這時她真摯的感情洋溢於表。顯得她更加嫵媚,

令人心動。

  「能不能現在就看你了!」鄉政府老王故作神秘的說。說完還特地向張大媽

使了個眼色。

  張大媽心裡猛的一揪,,該來的事情總是要來的。

  「看我?看我什麼?」小劉不明白的說。她也向張大媽看了一眼

  「你呀,,那個什麼來著?」張大媽不敢說。她無奈的看向了鄉政府的老王。

  「看你的表現啊!哈哈哈,,玩笑,開個玩笑,,」老王打趣說。「我給你

哦們說個笑話啊,」老王一下變身成了段子手,「昨天鄉里剛結婚的小李渾身多

處骨折,住院了。我們鄉政府的趕快快去看看吧。問題有什麼想不開的,剛結婚

便打成這樣了?小李說,『早上醒來,我那個新媳婦發現被窩裡多了一個人,便

一腳把那個多的人給踹下床了』。」

  「老婆厲害點對維持家庭穩定有好處。」張大媽也說,「結婚後怕老婆,上

班後怕老闆,走在路上怕老人,出差怕……那個什麼反正怕著點有好處。」

  「什麼表現啊?」小劉還是沒有明白。

  「難道?」張大媽欲說又止,「那……」她不知道怎麼說才好了。不過她後

面的『……可不行!』還沒出來,老王又說話了,

  「我們到那邊說去。」這時,小劉上了一次廁所,利用這個機會老王拉著張

大媽的手說,「你當年當主任這件事上我可沒少出力吧?!你也說過要報答的。

現在是機會了!」

  「是……?可是……」

  「可是現在還有人盯著你的這個位子呢!都被我攔住了。」

  「可是人家還是大姑娘呢!她的男朋友把她交給我了,,」張大媽還是堅持

把話說完了。

  「不是黃花大姑娘我還看不上呢!」張大媽太緊張了,竟然沒有聽出老王的

這句話的真正含義。老王加上的這個『黃花』在中文著含有『處女』的意思。可

是張大媽沒有聽出來。不然就不會出現後面一幕幕比狗血小說還荒唐的事情了。

  「那你要我怎麼辦?」

  「你跟她說說,晚上到我那一夜。」

  「要不我給你找個別人?」

  「那我用你嗎?回房間後打個電話上來一大幫!」老王有著一種神秘的震懾

力量,不然他也不會成為威震四海,千古流芳的知名人物了。「只要她去了,艾

老師的事我負責全辦好了。年終的時候這也是你們的一項業績。」這個年終評比,

年終考核始終是一個人員管理的重要手段。

  小劉上廁所回來了。從另外兩個人時不時的偷看自己一眼的奇詭表情中,小

劉似乎已經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了,「你們在說我?」回到位子上的時候,居委

會辦事員小劉小心翼翼的問道。

  這時小劉有點不高興呢。上完廁所,馬桶蓋上沖洗屁股的噴頭沒有水了,她

只得用衛生紙擦得屁股。儘管都快擦出血來了,仍然覺得不得勁,感覺上總是覺

得沒有處理乾淨,渾身不舒服。所以看到另外兩個人在談論自己,雖然發現了,

卻沒有太注意。不然這時找個理由趕快走還來得及。

  「沒有。我們在說艾老師的事情呢。不過……也有你點事。是這樣的啊……」

張大媽說不下去了,她回頭看了看鄉政府老王。

  「你接著說啊!」鄉政府老王催促到。

  「你吃過晚飯以後能不能?……那個什麼?那個,那個你能不能去,你能不

能去老王房間裡一次?」

  「你來吧!我們商量一下,看怎麼能儘快把艾老師的事情辦好。」旁邊的人

  「我在這呢。」居委會主任恭恭敬敬的說。

  「我還不知道你在這裡?我問你,你說這樣辦好不好呢?」老王問道

  「我……??小劉要不你去一次吧。」張大媽不得不昧著良心說。

  「我不行!我不行!」居委會辦事員小劉慌慌張張的說,然後她再次準備上

廁所,出去躲避了。

  「你要是走了,艾老師的事情可就辦不成了!」老王說話了,「她的命現在

可攥在你的手心裡了!」

  「怎麼在我手裡呢!我又沒有權。」居委會小劉冤枉的說。

  「那就上來嘛。」鄉政府老王說著便來拉小劉。

  「張阿姨……你看他……他拉我……?」小劉一邊躲避著,一邊喊著張大媽。

  「,,」張大媽故意轉過臉去假裝聽不見

  「這樣也好嘛!要不張大媽你也來,,」老王是個老司機,臨危善變。他立

即看出這不但不是對自己的威脅,反而是一個機會。於是他一把抓住了張大媽的

一隻手腕,如果只拉一個人,也許會遇到強烈的反抗;兩個人同時被拉,她們都

不願意由自己得罪這個上面的主管,都希望另一個人反抗得更強烈一些。結果兩

個人的力氣還沒有一個人的大。鄉政府老王同時把兩個女人全都拉到自己的房間

裡去了。

  2,居委會小劉讓鄉政府老王失望了

  進到房間以後,老王首先從自己的包包裡拿出一塊白綢子扔到床上,然後請

張大媽坐下,「既然來了就別閑著了,,」這時鄉政府老王從後面伏到了小劉的

後背上,把自己的臉從後面貼到小劉的耳朵根子上說。

  「張阿姨,你看他!」小劉無奈的叫著自己的保護人。

  「,,」張大媽打開了桌子上的電腦,漫無目的地的搜索著電視節目,背對

著另外兩個人說,「他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吧!」

  「可是他要脫我的衣服!」居委會小劉的聲音。

  「脫~ 什麼?脫就脫吧,,」張大媽說。

  兩個人互相看不見,隔空說著話。

  「你看,」老王說,「你張阿姨也讓你脫了,,」這時候他發現小劉的胳膊

雖然被自己箍住了,但是兩隻手還有一點點自由度,其中一隻手試圖伸進她放在

一旁的手袋。於是他的一隻手摸了過去,把裝有手機的手袋放到更遠的地方去了。

  「我先替你保管著。」鄉政府老王還是不放心,說著又把居委會小劉的手機

放到了自己的衣服口袋裡。

  老王想起一件事,很久以前,有一個銀行的管理人員威脅女下屬和他一起開

房。結果被舉報了。因為是個人才,銀行還想保他,問他怎麼回事?他說不過是

開了幾句玩笑。銀行還真信了,說「不過是同事間開玩笑而已。」

  沒想到女方把男人發的微信全都曬出來了,「我們去*** 飯店吧,要不你說

個地方。」「現在我們必須裁員,你可以不被裁掉,,不過,,」傻子都知道這

是什麼。什麼都可能是,就是不可能是開玩笑。

  所以這種時候一定不能讓女人接觸到手機。

  「她怎麼不脫?她脫我就脫。」小劉還在反抗著。

  「小張你也脫。」老王仍舊從後面緊緊的抱著小劉,頭也不回的對身後的居

委會張主任說,「給她做個榜樣。」

  「那可不行。我已經結婚了。」張大媽連忙解釋著。

  「那我也不脫。」小劉不但不脫,甚至還試圖掙開男人從身後的禁錮。

  「嘿~ 你這孩子,跟我較什麼勁啊」張阿姨不高興了。

  「,,」小劉也覺得自己做的不對,便不說話了。

  「誒?小張你這個主任的差事不想幹了是吧?」小劉雖然沒說話,可是鄉政

府老王還是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想……」張主任說。完全沒有了平時訓斥普通老百姓時的威風。

  「那就快脫!」

  老王的話人張大媽渾身一震,然後無奈的的解開了上衣的扣子。這時她偷偷

的回頭看了一下。

  「我看著你呢。趕快脫。」男人的聲音。

  張大媽無奈的脫掉了外衣後繼續坐在那裡看著電腦,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

生,可是她的耳朵卻是豎著的。她的上身還留著一件花襯衣,看起來沒有什麼不

妥的。

  「接著脫,」老王抱著小劉轉向了張大媽的方向。

  在四隻眼睛的注視下,張大媽無奈的脫掉了襯衣,露出了裡面肉色的胸罩。

她的胸罩尺寸倒是不小,但是裡面的貨色卻不想讓別人看到,因為它們下垂的太

厲害了。

  「外面的褲子脫掉。」鄉政府老王沒有立即逼張大媽摘掉胸罩。

  張大媽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背著兩個人把外面的褲子也脫掉了。放在了一旁。

  這樣,小劉看到張大媽脫掉了外面的罩褲,露出裡面純色的秋褲。褲腿緊緊

的箍在腿上,使得她的小腿看起來很細,又細又長,反倒襯托著女人的屁股顯得

很大。『我裡面穿的什麼來著?』她想。

  「秋褲也脫了。自己趕快脫,不要讓我每一件都要說上幾句,,」老王催促

道。

  張大媽哆哆嗦嗦的脫掉了秋褲,露出了裡面的繃得緊緊的黑色的內褲。和胸

罩的顏色根本不相配!小劉是不會這樣穿衣服的。

  『早上怎麼沒穿紅的那條褲衩?』張大媽心想,『紅的那條辟邪。可靈了。

穿了沒準沒這事了。』

  女人的大腿沒有任何蒼老的跡象,白白胖胖的挺討人喜歡。鄉政府老王看著

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

  「現在該你脫了。」鄉政府老王仍舊貼著居委會小劉的耳朵說。

  「她身上還有衣服呢。」小劉不得用這些來搪塞,儘量拖延時間。

  『這個死丫頭怎麼跟我幹上了!好,既然這樣我就脫給你看。看你還能說我

什麼!』張大媽想著真的把自己的胸罩和內褲全都摘了。根本沒有等老王催。赤

條條的女人露出了她下墜的乳房和一堆肥嘟嘟,毛查查的陰部。她仍然背對著那

四隻眼睛,然後冷靜的坐了下去,坐到了冰冷的椅子上,繼續看電影。但是她的

面前有一塊大鏡子,把她的一切都出賣了。

  「人家都脫完了,該你了。」老王說。他本來想讓張大媽站起來再看個仔細,

這是他第一次這麼仔細的觀看小張的身體。不胖不瘦,一點也不榔槺。皮膚讓皮

下脂肪層撐得緊緊的,沒有半點鬆弛的意思。如果不是屁股胖了點,還算是相當

不錯的。但是老王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關鍵是眼前這個處女。

  以前老王做過張大媽一次,那次他和妻子吵架沒有回家,跑到這邊來住賓館。

張大媽去他的房間安慰了他幾句,結果兩個人安慰到一張床上去了。不過當時只

是想發洩一下,並沒有欣賞女人的意思,現在看起來當時真是暴殄天物了。

  鄉政府老王覺得下身非常腫脹,已經整條的頂進居委會小劉的屁股溝裡了。

老王感覺到自己的那個東西處於低頭的位置,雞雞的狀態是背朝前躺進了女人的

溝裡,這個位置不如把它擡起來,面朝女人,頂住溝的末端,靠近腰的位置,那

樣更舒服。「我鬆開,該你脫了。」老王說著松了手。

  恢復了自由的一瞬間小劉完全可以跑掉,但是由於各種念頭糾纏在了一起,

她沒有選擇逃跑。如果跑了,她可以免受侮辱,但是艾老師的沫沫便要遭殃了。

她不能這樣做。

  小劉學著張大媽的樣子脫下了上衣。

  「別把衣服弄折了,我給你掛起來。」老王蠻懂事的幫著女人把她的上衣掛

進了壁櫥。但是幾分鐘前他並沒有幫助張主任,「褲子也給我吧,」老王把一隻

手向小劉伸了過去。

  小劉無奈的一條褲腿,一條褲腿的脫下了褲子,而且真的遞給了老王。

  「剩下的不用掛。」老王關上了櫃門,回到了小劉的身旁,扶著她瘦俏的肩

頭,把她扳成背朝自己,然後替她摘下了胸罩的搭鉤。

  年輕女人的乳房竟然也耷拉了下去,幸虧它倆很大,塌的並不明顯,仍舊沈

甸甸的壓住了胸罩下麵的鋼絲圈。被摘掉了搭鉤的胸罩竟然沒有掉,兩個碗的下

沿仍然被壓住了,只是翻落後掛在兩坨肉的下面。兩隻細小的,有點長的小乳頭

已經露了出來,翹翹的指向上方。

  老王第一下想拿掉胸罩時竟然沒有拉動,不由得皺了一下眉頭。然後老王把

另一隻手從女孩赤裸的的肩上伸了過去,從上面抓住女孩的一隻皮膚滑潤,質感

清晰的奶子,把它擡了起來,拿出了被壓在下面的那部分胸罩。老王感到那東西

沈甸甸的。接著他又抓住了另一隻。

  隨後老王蹲了下去,蹲在女孩的屁股後面幫她把內褲也拉下去了。

  老王的眼前隆起了鼓鼓的兩坨大肉。現在的女孩子攝取的營養不但充足,而

且均衡!所以她們發育的非常完美。美中不足的是小劉屁股上的皮膚有些粗糙,

還不如小張的屁股那麼光滑。

  儘管如此,老王還是禁不住在那肥嘟嘟的肉上面吻了一下。然後用已經長出

毛茬的嘴唇在那上面橫著,一左一右的狠狠的刷了兩下,把女孩刷得起了一批股

的棘皮疙瘩。

  「來來來,你先上床躺著去,,」老王說著三下五去二的也脫掉了自己所有

的衣服,隨手把它們胡亂的扔到了地上。順手撿起剛才扔到床上的白綢子,然後

猛虎下山一樣撲到了女孩的身上。

  女孩本來端坐在床邊,兩隻手按在身旁的床沿上。被老王這麼一推,向後仰

倒橫在了床上,兩條小腿還掛在床的外邊,兩隻腳竟然還接觸到了地面。

  面對著倒在自己前面的美女,老王搓著雙手,高興的不知道怎麼才好了。

『先吻嘴還是先親奶子?』老王猶豫了一下爬到了女孩的生身上。首先咬住了女

孩的柔嫩的嘴唇。

  「不要!鬍子紮人。」女孩嬌嫩的說。

  「好,好,,不要,,不要!!」老王於是向下面退去,直到嘴唇接觸到了

一隻細長的乳頭。這可是個好貨色,女人的乳頭越小越珍貴。小劉的如豆雖然有

點長,但是很細,還是不錯的。想到這裡老王已經叼住了那兩塊小肉球。

  老王一邊用舌尖撥弄著女孩的乳頭,一邊偷偷的用餘光窺視著女孩的表情。

  可惜,女孩沒有任何表情。雖然她的臉色稍有些潮紅,但那是害羞造成的。

男人們都希望女人對自己動情,哪怕是婚內配偶之間也是這樣,可惜除了性工作

者,一般的女人並不瞭解這一點。

  那時候掃黃掃得女人都不敢有性方面的要求,做愛時木頭人一樣躺在那裡一

動不動。味同嚼蠟。

  老王有些失望。他轉而放棄了女孩的乳頭繼續向下走去,直到他嗅到了那股

熟悉的味道和一叢稀疏的毛髮,「你這裡怎麼也有頭皮屑了?」老王突然擡頭說,

「這個地方也要用去頭皮屑的護理液洗,,」

  「嗯……」女孩用變了調的哼唧聲表示了抗議,人家不願意聽這個。人體的

某些部位是不能讓異性評論的。

  「呵呵,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處女就是處女!來翻過來,,」老王說著從

下麵抄起了女孩的屁股,意思是讓她翻個身。

  女孩果然明白了鄉政府老王的意思,翻身過來,雙手按在老王的床上,兩條

腿跪在後面,把她的整個身體高高的支在上面。屁股的位置比老王的腰稍微高了

一點。

  女孩剛想趴到床面上去,她的小腹被男人的手從下面拖住了。「不要趴,就

這樣。撅著。這樣好。」男人從女孩的身後說。

  這正是老王所希望的樣子。而且女孩雖然瘦俏,但是屁股的形狀很好,沒有

出來兩個尖。不過儘管這個時候女孩的屁股的樣子很好看,老王卻沒有心思去看,

只是用他厚重的大手捂住女孩圓圓的小屁股以後在上面著實的抓了一把,

  然後,男人彎下腰,把鼻子湊到了女孩屁股縫的上面。這是老王最喜歡幹的

一件事,舔女人的屁股溝。

  「嗯???」正當老王分開女孩的兩扇屁股肉的時候,他突然嗅到了一股不

同尋常的氣味,

  一股惡臭!「???」夾雜著一縷縷植物腐爛後發出的怪味。

  「廁所門沒關好吧?」張大媽在桌子那邊也發現了異常。

  一旦女人的屁股肉被掰開,平時禁錮在裡面的氣味可就全都跑出來了。

  「你剛才上廁所的時候是不是只用衛生紙擦,沒有用小噴頭沖?」老王問道。

  「那個壞了。沒水。」小劉四腳著地,戰戰兢兢的低頭說。「我去衝衝去,」

女孩的臉從剛才微紅變成了滿臉的通紅。她想爬起來去廁所。

  老王一把把女孩按了回去。「不用了。我不在乎。」然後他用手拉住了女孩

的兩隻掛的很長的奶子。繼續控制著不讓她起來。隨後老王再次義無反顧的分開

了女孩的兩瓣(應該是『兩瓣』,張大媽的才是『兩扇』)屁股肉,勇敢的把舌

尖伸了進去。

  人家女孩並不是在乎老王的感受,而是自己不好意思。一個人身體發出的氣

味,特別是臭味,反倒成了她的最敏感的秘密。

  老窩還是非常文明的。他竟然也是為了女孩的利益,為了她的健康,為了她

的衛生,為了不要在過一會的行動中把髒東西帶進女孩的身體前面的洞裡,老王

把落舌點頂在了女孩的肛門的中心,替她清理門戶。

  老王把舌頭頂進了緊緊的鬆緊口足有半寸,前後左右的轉了一圈。把那裡打

掃了一下。那是汙染物的源頭。裡面不乾淨,即使外面乾淨了過一會還可能被二

次汙染;把源頭處理掉便沒有問題了。

  其實老王完全可以親自拉著女孩去廁所,親手為她洗屁屁。但是這天老王的

重點不在這裡,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所有前期工作儘量從簡。

  老王賣力的鑽著,舔著;果然發現了一些腐爛的,尚未消化完的植物纖維。

這時候不知道誰家的理論,硬說多吃蔬菜有好處,女孩子吃的臉都綠了。個個消

化不良。

  這種思潮的出現也是由於是在沒有辦法,因為全球性的抵制宰殺運動,大規

模的抗議食用動物屍體。這時的世界上已經不能出售,食用,製作肉類食品了。

幸好這時傷害植物還不算犯罪。食用植物或植物類食品尚無大礙。

  眼前是球一樣的女孩的屁股,想吐掉嘴裡的植物殘渣卻沒有地方;時間緊迫,

光陰易逝,老王拿出工作時的作風,嗓子眼一使勁,不假思索的把那些直腸裡出

來的東西又咽到自己的肚子裡去了。

  『怎麼有股爛韭菜味?』老王皺起了眉頭。

  『而且纖維還這麼長!她吃韭菜怎麼也不切?整根往下吞啊!』老王想要咬

斷那根韭菜的纖維,但是雖然氣味足夠濃,但是纖維還是很薄,白色的纖維像骨

骼,上面掛著一層黃綠色的膿液,咬不斷,還曾的嘴邊哪都是臭烘烘的黃湯子。

老王只得像春蠶吐絲一樣,一下一下的擡著頭,把那根纖維從女孩的肛門裡硬生

生的拉了出來,用舌頭團成一團後咽下去了。然後又用舌頭舔乾淨周圍的嘴唇。

  小劉昨晚吃的這棵蔥大概能成仙,它竟然在不長的時間內輪回了兩次。

  老王繼續在女孩的屁股溝子裡探索著。這時國家號召老百姓和幹部都要勇於

探索。但是國家提倡的是在科學領域勇於探索,老王卻把它理解錯了,探索到女

孩子的屁股溝子裡去了。

  男人的舌頭來回擺渡著,清理著,直到那個小地方被完全清理乾淨。

  「張阿姨你看他呀……?。」女孩被舔得這麼好居然還不滿意。小劉畢竟生

活閱歷太少,因為不知道做愛還有這麼多雜七雜八的事情而向保護神求救。

  「,,」張大媽沒有理她。

  「你髒不髒啊!」小劉見大媽不答應,又開始埋怨老王。幸好她只是說說,

並沒有伴隨著肢體的行動。

  「小張,從桌子上給我拿個套子過來。」老王覺得差不多了,說。

  這次張大媽立即在桌子上找到了一個如一百元硬幣大小的一個方形的片片,

站起身走到了那對野鴛鴦的旁邊。把那個東西遞了過去。

  「從後面給我戴上。」老王一邊努力工作一邊忙裡偷閒的說。

  張大媽只得撕開了包裝,從裡面拿出一個極薄的圓片片。走到老王的身後。

  這是一個皮膚粗糙,小腿短促,大腿上滿是黑毛的的男人的下體。因為房間

裡溫度正好合適,所以男人的兩隻卵子皮十分鬆弛。一大一小兩隻卵子隨著男人

上半身的舔嗦,正在不停的擺動著。同時那杆槍也水準的向前方挺了出去。

  槍的位置有點麻煩,張大媽不得不跪在了沒有地毯的地面上。她側身把頭幾

乎伸到了男人的兩腿之間,像個正鑽到車底下檢查的維修工一樣,低身轉頭,這

才看見了高高在上的,頂向前面的碩大的槍頭。然後她艱難的把下邊那只胳膊也

伸進了男人的兩腿間的縫隙,把那個圓片片對準頂著露珠的槍尖,扣住,用虎口

卡住那個圓片片突出的邊緣,往下一擼;便把套套全部展開在男人青筋畢露的棒

棒上了。

  「好了。」男人說著從跪姿變成了站姿,威武的站到了女孩的屁股後面,直

挺挺的長槍正對著女孩的陰門。他向前輕輕的一用力送胯,長槍便滑溜溜的進去

了。一捅到底!

  說是一擼到底,但是套套卻沒有完全擼開。如果完全擼開需要20公分的長

度。

  「嗯……」女孩又拐著彎的哼了一聲。這次的聲音好聽多了,婉轉動人。不

像剛才狼哭鬼嚎的。

  「慢點!」老王忽然發現有些不對頭的地方。『哪裡出了問題了?』

  「嗯……?」女孩又聲音了一聲。她好像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聲音了。

  『什麼問題呢?』老王一邊用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邊思索著。『進去

的太容易了?』

  「en……」女孩又叫了一聲。

  「快點吧。人家等你呢!」張大媽沒有回去專心的看她的什麼狗屎劇。而是

仍然站在了兩個人的身後,像平時檢查工作一樣背著雙手觀看著。她純粹是跟著

瞎著急,不知對誰突然開口,武斷的說。

  張大媽都聽出怎麼回事來了,老王這麼有經驗的老司機他會不知道?

  可是老王還在疑惑著,『怎麼今天這麼不對勁呢?』平時挺精明的那麼一個

人,竟然傻呆呆的愣在那裡了

  「哦……?」身下的女孩換了一種聲音。

  「喂,喂喂,,」張大媽光禿禿的站在那裡,忍不住把一隻手放在了男人赤

裸裸的肩膀上,另一隻遠一點的那只手放在了老王的眼前伸開五指上上下下的晃

了晃。她兩隻奶子頓時像糧食口袋一樣甩了起來。

  男人竟然沒有反應。

  「啪!」的一聲。像對付鬧事的老百姓時她大力拍打桌子一樣,張大媽一巴

掌狠狠的打在了女孩的屁股上,在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了一個血紅的大手印。「醒

醒了!」她說。她想讓男的別愣著,這巴掌卻打在女孩的屁股上。

  張大媽沒敢直接打老王,那樣不但會讓他軟化,甚至會讓他得倒馬毒。

  「哦,,」老王終於醒了過來,他也明白發生了什麼。他把那個東西拔出了

一截,只留一個頭頭還插在女孩的身體裡。只見那貨上面佈滿了女孩的陰精。而

它向上的背面有一道凹槽,凹槽裡也積著女孩身體裡排出的粘液。

  「怎麼了?」張大媽有些不明白。

  「她,,」老王幾乎有些絕望了,「她不是處女!!」

  「你怎麼知道的?你又不是她肚子裡的蛔蟲。」

  「沒有血!」鄉政府老王手裡死死的攥著那塊白綢子,卻不知道到哪裡去用。

  「你呀!」張大媽這句話是說給老王聽的,意思是說『你看你不行吧!關鍵

時刻還得看我的。』同時也是在說,『她怎麼會不是處女呢?!』

  「你看嘛。沒有見紅!」老王滿肚子冤枉說。

  張大媽不再忌諱,光著身子,大屁股一扭一扭的走到了兩個光溜溜的正在做

愛的人的視線中。這回輕輕的拍了拍女孩的屁股問道,「你還是處女呢吧?對吧?」

張大媽的問話是事先想好了的,她沒有問『你是不是?』讓對方給出答案,而是

已經直接給出了答案,讓對方同意一下,點下頭便好了。

  「不……?是,,」小劉吞吞吐吐的說。她本來想從男人身下掙紮出來再說,

但是後面還被插著一小截呢。動不了,

  「你怎麼能不是呢?」張大媽有點著急了。

  這不是皇上不急太監急嗎?

  「我們昨天開房了。」

  「你們幹那事了?」張大媽著急的問。

  小劉再一次點了點頭。

  「你看我說什麼來著!不是了吧!」老王痛苦的說。

  真是哪個和尚都有本難念的經啊。人家老王不是想要玩弄婦女,只不過是想

得到一次處女,沒想到竟然也這麼難!

  「那有什麼的?」張大媽不以為然的說。「都什麼社會了,還處女不處女的!

你還在意這些!不管是不是,沫沫的事你可是答應好了的!」

  「她不是還沒有結婚呢嗎?」老王木訥的說。

  老王人家都要死了,張大媽卻還有心在說一條狗!

  老王他自言自語的說,「怎麼不是處女了呢?」

  「沒有結婚還不能有性生活了?這是哪個政府的規定?你這麼有經驗的老司

機還不知道這個?」張大媽不以為然的說。

  「說了你們也不懂!」老王自打出了娘胎,直到這麼大,從來就沒有幹過一

個處女!對於一個男人來說,這是人生多大的缺憾啊!這和殘廢有什麼區別?但

是這幫居委會的老娘們哪能理解男人這麼深奧的問題!

  小劉在老王的身下抖了抖屁股。她想快點結束,但是沒好意思說。

  總不能讓人家大姑娘老是光著身子趴在那裡等著吧?木有辦法,老王只能在

小劉身上草草了事。本來好好的一件事,現在就這麼無疾壽終了。

  「我看看你處女膜上的傷口。」完事以後老王仍然不甘心,還想再驗證一下。

『萬一是她小時候玩耍的時候碰壞了呢!』

  「先別去洗,,」張大媽連忙攔住了已經下床的小劉,「讓老王再看一下,,」

  小劉可以不理鄉政府老王,卻不能不聽張大媽的。她只得重新躺回到了床上,

  「擡起腿來,」張大媽指揮調度著。她能當個好的導演助理。

  小劉把兩條細細長長的美腿高高的舉在空氣中。

  老王還真的跪在了女人的陰前。

  「我去找個放大鏡來。他們賓館裡有。」張大媽說

  「不用了。」老王用兩隻手分開了女孩水泡過一樣,色澤慘白,尚未開始腫

脹的陰唇,果然看見了一小段還帶有一點血絲的女性處女膜殘存。「老天太不公

平了!」老王憤憤不平的對天喊道。人之頹喪,莫過於心死。

  「艾老師家沫沫的事你要抓緊辦啊!」臨走時張大媽關門前還在關照著。

  3,第二夜,鄉政府老王希望能夠和一個真正的處女過夜,以了終生的願望

  受到了那麼殘酷的打擊後,老王沒有被打垮;考慮了整整一夜之後,第二天

他重整旗鼓再披征衣。這一次他再次約上張大媽一起去學校,卻沒有說明要幹什

麼。

  「艾老師,看看誰來看你了!」來到一間教室門口,張大媽隔著老遠的便咋

咋呼呼的打起招呼來了。「你們家沫沫有希望了!」

  這就是張大媽在的好處,他們沒有找校長,而是直接到了艾老師的教室門口。

  「艾老師,,」鄉政府老王終於親臨現場,親自接見艾老師了。他不顧艾老

師還在給學生們上課,迫不及待的走進了教室,一見如故的打著招呼。

  「王辦事員,,」艾老師知道這個人在為自己辦事,非常感動的說。

  鄉政府老王再次仔細的打量了一下艾老師,就像一隻雄獅遠遠的觀看著自己

的獵物。

  別看一百好幾十歲了,人家可一點都不像!只見艾老師小巧玲瓏,戴著一副

金絲眼鏡(這時候早已經不興戴眼鏡了。可是艾老師畢竟是一百多年前過來的人,

人家戴習慣了)。只見她面容姣好,體態優美,雍容大方。跟誰說她過一百歲了

誰也不信。

  老王這才放下心來。

  「出來說吧。」張大媽拉了一下艾老師的衣襟,然後對學生們說,「同學們,

你們艾老師有點事,大家等一下。」

  「同學們,大家先把第五十頁的作業做一下,,我現在有點事。過一會回來

檢查。」艾老師關照學生說。

  「多可愛的小狗!」老王拿出了從艾老師朋友圈裡下載的沫沫的照片說,

「你想什麼,它雖然不能說出來,但是它什麼全都明白。它甚至知道周圍的人在

想什麼!」

  「就是!就是!你見過沫沫?」一說到沫沫,文靜的艾老師激動起來。一百

多歲了!外表上一點都看不出來,也就是30多歲的樣子。她是全鄉最佳教師之

首,國家特四十八級老師,享受國務院特別津貼。這個級別的教師全國不超過十

名。

  艾老師的文質彬彬和老王的狡詐豁達相比成了鮮明的對照。

  『這還用看?狗不都是這樣!』老王想,「沒見過。但是我聽別人講它真的

是條懂事的好狗。它就是你的半條命。」

  「真的是這樣。我能不能活下去全都指望您了。」艾老師由衷的說。

  「可是,這事很難!」一番相當人性化的同情之後,老王突然又大義凜然的

說,「……違反了中央的規定。」

  「這!……?」艾老師吃了一驚,剛才的一線希望頓時化作烏有。「你有辦

法的!」艾老師幾乎絕望的說,她只得這樣求情了。

  「我拼了老命為您做一次違規的事情吧。誰讓您德高望重的特48級教師呢!」

老王感慨的說。

  「矮油,老王!可真太謝謝你了。」張大媽聽到後忍不住的插嘴說。

  「你的意思是沒有問題了?」艾老師有點喜出望外。

  「不是完全沒有。這不,我也要求您一件事。」

  「什麼事?凡是我能做到的!」

  「也不是什麼大事,,你肯定能辦到!完了以後咱們就去辦沫沫的事。」老

王說著看了一眼張大媽。

  「我進教室看看學生亂沒亂。」張大媽知趣的離開了。

  「很難嗎?」艾老師有些擔心的說。

  「不難。幾分鐘的事。」

  「那就好。」緊張到了極點的艾老師松了一口氣。

  「是這樣的,我好過那麼多女人,可惜全都不是處女了。連我老婆嫁我之前

都被好幾個男人、女人的玩弄過!」老王湊近了艾老師神秘兮兮的說。

  「那你找我幹什麼?勸你老婆從良?」艾老師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她膽

戰心驚的問,說話有點語無倫次。

  「那事用不著你!」老王心裡說『你管的到寬!』老王接著說,「現在如果

不犯法的想做一個處女,咱們鄉我能管的這一片恐怕只剩下你一個人了,,」

  「啊?我?……?我可不行!我不幹那事!我都一百多歲了!你找我也沒有

意思,,是不是?」艾老師聽到這話魂都沒了。想不到保了一百多年了到了這個

歲數還有人惦記。

  「我就是想嘗試一下處女的滋味。享受一下處女膜『嘣』的一聲破開的滋味。

就一次!完事後我再也不打擾你。沫沫的長壽藥的手續我卻可以為你辦好了。你

什麼都沒失去,卻能永遠的和沫沫在一起。您還為我做了一件功德無量的善舉,

為什麼還要計較歲數那樣的小事呢。不要再這麼患得患失了。」

  「那也不行。我怎麼能幹那種事情呢!」

  「幹不幹隨你。我就這麼點小條件。我都犧牲這麼多了。你連這麼點血都不

出?我不說什麼,您自己的心裡過意的去嗎?!」老王憤憤不平的說。

  「難道沒有別的辦法了?」艾老師慌了。

  「你說呢?要是有我還找你幹什麼?!今天晚上十點之前到我的房間來。不

然這個名額明天就給別人了。沫沫也不小了,20多歲了吧!相當於人的一百多

歲了。沒有長壽藥,哪怕再好的醫療條件也救不了它了。」老王說完背著手走了。

「我的房間是你們街《處子軒》賓館10號房間。到了今晚十點如果你還沒有來,

我便叫別人了。」

  「張大媽,我們走吧。」老王叫上張大媽後,兩個人一起離開了。

       ————————————————————

  十點到了。但是老王的房間外面一點動靜都沒有。老王有些失落,無奈的伸

了個懶腰,準備睡覺了。「奶奶的!」他忍不住罵出了口。在這個鄉里,他說話

很少有人敢不聽的。說是『叫別人(就是叫小姐啦)』,那不過是為了嚇唬嚇唬

那個老太太!抵制色情活動老王可是鄉里的標兵!抓到小姐馬上送交掃黃打黑辦。

  正在這時,門口傳來了「嘟嘟嘟」的敲門聲。

  「誰啊?」鄉政府老王聽見以後連拖鞋都顧不上穿,急忙光著腳跑向門口。

  「您要的茶葉。」門口一名女服務員遞進了兩小包茶葉。

  「我沒有要茶葉啊?」鄉政府老王感到十分失望。

  「一個女的要的。」服務員說完還不屑的瞥了咧嘴,意思是說『別在這裡充

聖人了!你們男人在幹什麼以為我不知道?』然後他又說「不要也先拿著吧。還

需要什麼可以直接往前臺打電話要。」服務員說完便離開了。

  「這叫什麼事!」老王認為這是對他的侮辱。可是他這麼大的『官』對一個

小小的服務員卻沒有任何辦法。

  鄉政府老王把頭伸到外面,目送著女服務員屁股一扭一扭的走了。不知道怎

麼回事的,他覺得這個平日裡絕對看不上眼的女人今天怎麼看都特別的好看,特

別的美妙!看她屁股扭的!絕了!當然了,這時候眼前哪怕來頭母豬他也覺得跟

美女是的!老王感到十分失落。『打電話叫小劉過來?』他暗自琢磨著。『那女

孩看著清秀,床上功夫卻相當一般。現在的女孩子!跟我那時候的差的可太遠了。

年紀輕輕的居然已經不是處女了!』

  正在這時一個年輕的身影閃了過來。只見這是一個大眼睛的小姑娘,頭上、

  「幹什麼的?這麼小的年紀便莽莽撞撞的。我可是正經人,國家幹部!不要

走錯了房間!」鄉政府老王受到衝撞有點不高興,而且如果讓外人看到有損於自

己的青名。

  女人打開了頭巾。

  「艾老師!」鄉政府老王驚訝的說

  「你想幹什麼就趕快吧。」艾老師站在10號房間的中間木訥的說。

  4,千金難買的春宵一夜就這麼輕易的降臨人間了

  有那麼幾秒鐘,鄉政府老王幾乎要立刻放艾老太太回去了!艾老師的樣子令

他無法承受。一個女人,為了自己的愛犬不得不容忍對自己這麼大的侮辱,這大

概是人類道德尺度所能承受的最大極限了。

  老王感動著,但是又不願意放棄自己的夢想。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鄉政府辦

事員,可他這輩子該有的都有了,唯有嘗試一次處女滋味的願望久久得不到實現。

       —————————————————————

  按照老王和艾老師商量後的結果,艾老師站在了房間裡的大寫字臺前。這是

兩人都同意的,這樣便成功的避開了『床事』一詞,

  艾老師沒有脫去上衣,她只是叉開雙腿站在那裡,端著肩膀,雙手按在桌子

上。其他的事情她都不用做。等著老王『幾分鐘完事。』

  老王半蹲在地上,搓了搓雙手。把雙手搓熱後環到艾老師的前面拉下了女人

裙子的鬆緊帶,接著又拉下了女人的內褲。他看見女人的兩條腿在劇烈的顫抖,

一身的雞皮疙瘩。「不疼!」老王安慰對方說。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疼不疼。隨

口說說而已。

  「記得戴套……」女人哆哆嗦嗦的說。

  『真囉嗦!』老王心裡暗想。他本想仔細的好好看看女人的處女膜是什麼樣

子的,但是現在這個形勢讓他無法這樣做,只能以後再找機會了。「我什麼病都

沒有!你怕什麼?!戴哪家的套!」老王憤憤不平的說。

  「我有時還有例假。」艾老師趴在桌子上耐心解釋著。

  『靠。忘了這個了!』老王到桌子上拿了一個避孕套,當著女人的面自己戴

上了。他認為這是『艾老師第一次見到男人的工具吧?』可惜不管是不是人家都

沒有看上一眼。

  這時候,國家的老年科研取得了很大的進展。其中老年不再老的一個重要標

志便是恢復性能力和生育能力。

  老王只得按部就班的繼續完成後面的事情。女人後面有兩個洞,,老王也沒

有脫衣服,只是拉開了拉鍊,戴上套,草草的瞄了一下,「啵」的一聲便進去了。

  事後老王回想到,當時確實聽到了「啵」的一聲。

  「啊!」女人驚叫了一聲。不知道她是驚慌呢?還是真的感到了疼痛。不管

怎麼說這對一個女人來說應該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了。不管她有多大歲數。

  後面的事情都不重要了。老王輕車熟路,很快便完成了全套動作。並沒有任

何閃失。

  「a……」當一切都完成了的時候,老王長長的松了一口氣。這時他才感到

自己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了。那些小青年不懂這個。

  艾老師悉悉索索的自己提上了裙子,「王同志,那沫沫的事情?」

  「你放心,明天開始你就正式去領藥。手續我過兩天給你。」老王說。

  5,說什麼也無法讓人相信的結局被國家記入檔案

  「怎麼很長時間沒有見到艾老師了?她家的沫沫也不來領藥了。」負責發放

長壽藥的人反映說。

  「是啊。學校反映她請假很長時間了。我們孩子都沒人教了。他說艾老師教

的特別好呢。你們居委會抽個時間去看看吧。」有居民是學生家長的也開始有些

不放心了。

  當張大媽領人到艾老師家查看的時候,驚人的的一幕出現了。

  呈現在人們眼前的是一幅極其悲壯的畫面。艾老師已經死了很長時間了。屍

體已經變成了乾屍,顯然,她臨死前已經很長時間不吃不喝,為的是死後屍體不

要腐爛,不要給沫沫留下一個難堪的局面。

  「狗也在呢。長壽藥也在。」有人說到。

  只見沫沫就趴在艾老師的頭的旁邊,仿佛是在聆聽著艾老師的教誨,就像她

以前那麼多的學生一樣。它的身旁撒著幾包長壽藥。還有堆積如山的袋裝狗糧。

  「艾老師教過沫沫怎麼吃長壽藥。它會吃。我親眼看到的!」小劉說。她現

在已經懷孕了。

  「這種時候別胡說八道!」居委會主任張大媽嚴厲的說。因為這個社區沒有

業主委員會,她是這裡唯一管事的人,說話非常有分量。

  小劉馬上不再吱聲了。

  『是不是老王偷著強姦了人家,她想不開了?』張大媽暗暗想到。她看了一

眼負責這一片,正好在這裡的鄉政府幹部老王一眼,但是什麼都沒敢說。她這個

職務可以說是人家給的,工作上兩個人一向配合的很好。

  『想不到這個女人這麼烈的性子!這是封建思想的餘毒做的孽啊!』老王心

想,『要趕快查一下她留沒留遺囑或者遺言什麼的。不然對自己不利!』

  「狗已經死了。」有人輕輕的碰了一下沫沫,發現它沒有任何反應。

  它會自己吃藥,也有長壽藥,可是它卻沒有吃。

  「怎麼會是這樣!」張大媽不解的說。

  「你把派出所的這個死亡證明單填了吧。」老王遞給張大媽一張單子,然後

繼續說著,「中央三令五申要照顧好百歲以上的老人。現代科技已經保證他們活

幾百歲都沒有問題了。怎麼還會發生這種事情?」

  「咳!」張大媽搖了搖頭後鄭重的在死亡記錄上寫明,「長壽藥失靈引發多

種臟器衰竭導致死亡。」至於狗的死她連提都沒提。

  「社區醫生也簽個字吧。」老王又說。這個程式他給顛倒了。

  社區醫生也簽了字。

  「派出所的同志也簽個字吧。」老王又說。

  派出所的也簽了字。

  「百花鄉政府同意以上意見。」看到大家都簽了字以後,老王在下面的一欄

裡代表鄉政府行使了職權。寫完以後還認真的在張大媽的結論後面簽了字。「一

會我拿這個到鄉里去蓋章。」老王說,「她的手機和電腦、日記本什麼的都交

給我帶到鄉里保存。將來好交給她的親屬。」

  「這個艾老師,……你們看我都不認識她」老王故意這麼說,「她還有什麼

親人嗎?」老王又問,他處理這類事情很有經驗。「有的話要想辦法通知到。」

  「她有一個遠房的侄女在國外,,」居委會辦事員小劉說。

  「想辦法通知她。」老王說,「居委會幫助辦理一下她的後事,其他人沒事

可以回去了。」

  「現在大家跟我先把艾老師的遺體送到火葬場去吧。」張大媽張羅著。

  「你不要去了。」老王伸手攔住了張大媽,「讓小劉去辦吧。她也該鍛煉鍛

煉。你想辦法把狗處理了。」然後他又悄悄的咬著張大媽的耳朵說,「看看她這

裡有什麼寫過字的東西,該處理便處理了吧。」

  「我知道。你放心吧。後天我們給她開追悼會。你來嗎?」

  「這幾天向裡面的事情多,我可能過不來了。」

  「那好。我明白了。」

  事後老王回想到,當時確實聽到了「啵」的一聲。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