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香古今劫

在千禧年的頭一天,天山一處懸崖下一香港考察隊發現了兩具冰屍,看起來極有研究價值,就用高級儀器使之慢慢解凍,科學家驚奇發現兩屍生理結構竟沒什麽致命損耗,也就是說,這一男一女是極速冰凍,以至還有複活可能。

  這一發現使科學家異常興奮,經過一些活化處理后打算分開運回香港研究,可惜在到港后被黑社會搶走,運走時在大羽山發生車禍,待警察趕到時,車里的女屍竟然離奇失蹤了。

  其實這起車禍並不嚴重,而且強烈顛簸后女屍竟活過來了。在真空倉的保護下,這位身著古裝的姑娘竟沒有受傷,慢慢爬出車廂,坐起身來,她輕揉腦袋,一會竟留下淚來,回憶起醒前的事情………………………

  風雪之中一個黑衣姑娘正以極快的速度向大雪山頂消逝而去,速度之快令人驚歎。她就是天香聖齋中百年難得一見的杰出弟子孟月瑤。她年方19歲,但是屢獲奇遇。深得現任齋主楚天香的喜愛,爲悟得大道而入世。

  出道兩年,以一套驚天地泣鬼神的天香劍法和一手出神入化的天香珠贏得了天香聖女的稱號。更得到了武林百年第一美女的美稱,不過可惜的是,她以拯救武林爲己任,一心悟道,武林中無數出色的年輕才俊爲她朝思慕想,而她絲毫不爲所動。

  令人驚奇的是,這位天驕之女不知爲何竟對武林上下的大小淫賊深惡痛絕。出道兩年間,天下間出名的淫賊竟被她殺了一半有余,而且下手決不留情,次次把淫賊的淫根切除。與素日救濟貧民,溫柔善良的她就像兩人一樣。

  也因爲如此,近兩年武林中的淫賊大都消聲滅迹了。沒被殺死的也幾乎不敢出來作案,只有一人依然我行我素,犯下很多州府都爲之頭疼的大案。

  他名叫韓天煌,據說是一個孤兒,武功緣自一次天山奇遇,得到一本數百年前的一本邪派秘籍,上面記載了很多奇異藥方和一些奇妙武功,具體是什麽,無人能知,只他的輕功已達化境……

  說起來呢,他平日所干之事,也都還算俠義之舉,如果不是淫邪之舉太盛。也算是受百姓愛戴的俠士,兼之他一年之中半載都隱居于雪山中。所以得到了江湖上黑白兩道贈之的雪山淫俠稱號。

  好了,書歸正傳。

  三月之前,韓天煌竟在北五省盟主的壽宴時把他的獨生女兒峨眉掌門清華師太的愛徒岳娟兒給施藥迷奸了。得逞后還故意被發現,大鬧了壽宴,驚動了整個江湖。月前,岳娟兒的好友同爲武林四大美女的孟月瑤從南疆挑平五毒教歸途中來拜訪好友。看到娟兒那梨花帶雨的可憐樣,震怒之下,放告江湖,要親上天山替好友報仇,這才引發了一個曠古絕今的故事。

  話說孟月瑤三柱香的時間已奔到天山山頂,可是在茫茫雪原之中尋找一處絕對隱秘的住所談何容易呀,月瑤正在發愁之中就聽到一陣長笑,韓天煌已立在不遠處一棵大樹的的頂端微笑著說:“歡迎孟小姐大架光臨,不知所爲何事。”

  看到韓天煌那悠然自得的樣子,孟月瑤勃然大怒:“你這個淫賊,不要裝糊塗,今天本姑娘要爲武林除害,休走,看劍。”

  看到孟月瑤不知以何種手法拔出寶劍飛奔刺來,韓天煌心里不由一驚,同時心里暗暗偷笑:“這個小妞還是出道時短,雖然憑著非凡武功成名于江湖,但還是閱曆太淺,很容易就被激怒,看來我垂涎已久的佳人就快到手了。”心中想,但腳下絲毫不停,口中笑道:“孟小姐找夫郎也不要這麽著急嘛。”向山峰深處飛去。

  這韓天煌武功如何不得而知,但其輕功的確不次于任何人,否則也不會犯案無數而一直逍遙法外了。連京城六扇門第一名捕冷若冰都被他下藥輕薄,要不是被武當“踏云七俠”碰到,官門中人都要貞潔不保了。就這樣,以輕功聞名的七人都讓他以輕功逃掉,連影都找不到,可見他的輕功如何了。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我們這位大淫俠除了武林“名花寶鑒”上前百名的美女感興趣,對一般庸脂俗粉看都不看,這就是他干的每件案子都是大案的原因了。

  回到正題。孟月瑤一看韓天煌竟不接招,直接跑了,心中大恨,心想:“讓你跑掉,本小姐就不叫天香聖女。”直追下去,可是對方跑的實在太快,月瑤加到全力,也無法短時間追上。而對方好象也甩不掉姑娘,兩人一追一跑,最后韓天煌消失在一片山谷中,姑娘一看,心中大喜:“估計是到了他的賊穴,哼!看他還往哪跑!”

  當下也不細想,如果真和傳言一樣,那這個山谷就是數百年前的奇地了,哪會讓人輕易闖進去。可惜姑娘一時大意,想也沒想,直接闖了進去。

  就在姑娘消失在山谷中的同時,谷口的一個仔細看都不容易發現的小山洞里,韓天煌竟走了出來,臉上帶著一絲亦正亦邪的笑容:“看你如何逃出我的手掌心。”說完,也展動身形,追了上去。

  再說說姑娘這邊,不知不覺已走到谷中深處。發現這谷中竟然毫無積雪,溫度適宜,百花盛開,樹木怪石叢生,實是一塊寶地。而姑娘光顧驚異奇景,毫無發覺自己已陷入一座陣中,想出去並不容易了。可笑她還一邊小心翼翼地注意埋伏,一邊找尋對手呢。

  走著走著,她突然看見一座一邊靠山一邊挨懸崖而且並不太小的殿,感覺竟是一座佛殿,好奇下走進了讓她后悔終身的地方。只見姑娘一擰身,飛進了大殿之中,看到古佛中立,果然是一座佛殿。突然,就在她腳一沾地的同時香案突然揚起一團紫煙,而身后門兩側風聲突起,十二根利箭從后背飛來。

  只見女俠一聲冷笑:“這點不如流的東西能傷得了我嗎。”身體沾地即起,騰空一丈左右,避過暗算,同時一聲嬌喝出掌,就看身邊起來一陣風,風力能把那些消息埋伏都毀了,空中扭身返回殿外,抓起一把石子用漫天花雨扔向殿內,確定再無消息才又慢慢走進殿中。

  看的暗中偷窺的韓天煌心中暗喝:“果然不愧天下第一俠女之名,真有高手風范,如果再過幾年,我也許真會栽到她手里,今次我一定要得到她。”

  再看殿中女俠發現右邊伏虎羅漢手下的虎竟橫移了一丈,姑娘自言自語道:“這惡賊跑的真急,連機關都忘了關,看來這就是賊穴所在,淫賊,受死吧。”說完,順著台階走了下去。

  這時韓天煌眼中才又充滿笑意:“這次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讓你嘗嘗這邪帝宮的厲害。”說完輕碰機關,虎座竟慢慢恢複原位了。

第二章

這時,姑娘已走到一條不寬的通道前,甬道兩壁上全是小洞,看起來危險十足,我們的孟女俠看了微微冷笑:“淫賊就是淫賊,你以爲這點小機關就能讓本姑娘止步嗎。”就看姑娘霍然拔劍,同時運氣把自己的天香神功運到八成,瞬間已經達到百毒不侵的境界。只要不昏迷,不散功,可以達到兩個時辰,這一點是她師傅都無法做到的。

  就見一團銀光直飛甬道,而甬道同時射出無數小箭與毒霧,但在姑娘的天香劍法與護體神功下,毫無作用。轉瞬間,姑娘已毛發無損的通過了機關,處身在一個八卦狀的奇陣中,后邊通道也突然封閉起來。一個笑聲緊跟著響起,只聽韓天煌的聲音在密室中回響:“孟女俠,這次你可成了我的甕中鼈了吧,我倒要看看武功高強的的能堅持多長時間。”說完就沒了聲音。

  孟月瑤這時心中才猛然一驚,發覺自己上當了,可轉念一想,這里也不一定能困的住自己。心念一到,便仔細觀察起這間陣室來,發現這是一間約百人大的密室,中間一個大號香鼎徐徐的冒著清煙,聞起來好象是普通的檀香,姑娘也沒在意,四周有八個分別刻著八卦的門,用劍敲一敲確定是精鋼鑄成,決無可能憑人力所開,剛才自己進來時走的就是其中一個震字門,而其他地方都是厚厚的石壁。

  研究了很長時間,姑娘已經承認,想出去,的確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想到這里,算了算從自己運功到現在也快兩個時辰了,丹田氣力漸感不足,心想憑自己的武功什麽情況都應付得來,就靠著石鼎盤膝坐下,散去功力,慢慢調息。

  再說這邊韓天煌卻像熱鍋上的螞蟻爲起難來,本來他可以等到孟月瑤餓的筋疲力盡再出手擒她,可是一他已被孟月瑤迷的神魂顛倒,狠不得馬上和她顛龍倒鳳,二也怕她無奈自盡。想來想去,忽然靈光一閃,暗罵自己糊塗,本來早就想好的計策怎麽一見美女就全忘了!念到手到,只見他隨手把身前木架上的一只花瓶一轉,那邊密室里的煙中便慢慢的加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味道,而調息中的俠女毫無所查。

  就這樣過了一天,韓天煌在期間還從天窗的小口中扔進了一些食物,而女俠怕中毒連看都沒看。第二天傍晚,從暗處發現女俠表現的越來越煩躁,韓天煌知道,最好的時機到了。

  此時女俠正考慮怎麽脫困,突然刻有離門標志的鐵門竟然打開,只見韓天煌笑眯眯的走了進來。看的女俠一皺秀眉,叱到:“你這惡賊,爲何自己來送死,說,你又有何詭計?”

  韓天煌不緊不慢的說:“小生特來和小姐共赴鴛夢。”

  氣的姑娘二話不說,拔劍就刺,一刺之下,不由得大吃一驚,發覺自己內力剩下不到兩成,腳步也不自覺的的慢了下來。

  韓天煌見狀大笑:“孟大女俠,怎麽不來了,我告訴你,你聞的香中含有幽柔草的成分,它正是你幾月前用偷襲踏平的五毒教送給我的,現在我用它替他們報仇,別小看這點草,聞一會沒關系,聞的時間長了,功力就會全部消失,要休養數日才會恢複,你乖乖讓哥哥教教你什麽叫欲仙欲死吧!”

  聽的姑娘心中一動:原來我應該內力全失的,看來他不知道由于我修習內功特殊的原因,功力還剩兩成,看來自己要想辦法先把對方擊斃才能專心驅毒了。想到此處,偷偷掏出了幾顆成名暗器天香珠,口中分散對方注意力,趁著韓天煌以爲絕對已經得手,色咪咪的瞄著自己鼓鼓的胸脯的時候,突然出手,以天女散花的手法罩向對方。

  韓天煌也大吃一驚,他實在沒想到孟月瑤的功力沒有盡失,對方手法又高,倉忙之間只能一式懶驢打滾滾出門外。這也就是姑娘功力已經不到兩成,力道不夠,否則姑娘這種突然出手,韓天煌絕對九死一生了。

  再說姑娘見一擊並未得手,大急之下毫不猶豫,運起剩余功力,拔劍飛刺而去。沒想到出得密室一瞬,眼前突然罩下一張大網,孟女俠急忙向上挑劍,誰知那網不知何物所制,姑娘的鎮齋之寶天香劍竟也不能將之挑破,說時遲那時快,轉眼間姑娘已被大網緊緊纏住,而且網上有許多小白球也立即爆炸,放出數團迷煙,可憐姑娘的功力已不足運出護體神功抵抗,無奈下拼命掙扎,但是意識慢慢開始迷糊,耳邊能聽到的只有韓天煌含蓄而得意的笑聲,最終慢慢失去了知覺。

  話說韓天煌看到女俠終于暈了過去,心中大喜,但他始終對女俠十分忌憚,尤其剛才因爲大意險些吃了大虧,所以這次十分小心,他先用金錢镖打中了姑娘丹田、氣海、井肩等幾個要穴,才慢慢啓動機關把月瑤身上的縮龍金絲網給撤掉,然后輕輕把姑娘手中寶劍拿了下來別在身上,不忘在姑娘身上又運功補了兩指,接著一哈腰,橫身抱起姑娘嬌軀,走進了密巢深處。

  就這樣,他們到了邪帝宮的最深處,一個豪華的宮殿中,只見此殿中最中央是一個地下溫泉,四周有一張超大型的繡蘿大床,邊上有木馬、犀牛、逍遙床等各種“奇門器械”,一旁櫃上還有很多棉繩等捆綁用具,此時姑娘多虧在昏迷期間,否則看到屋中的淫糜景色非嚇的哆嗦不可。

  話說此處是邪帝宮的最深處,也就是韓天煌住的地方,據說是數百年前一名自稱邪帝的人在成其霸業之后,耗用十幾年時間,建成的一座具防守享樂爲一體的地下城堡,除了深悉陣法和韓天煌這種有積緣的人,常人不要說入宮,連帝宮在什麽地方都找不到,更不要說攻入了,這次要不是韓天煌故意布下陷阱要引孟月瑤入宮,自己暴露了行藏,而且封閉了大部分陰狠致命的機關,孟月瑤就算找得到山谷,都不能活著走出大殿,更不要說進入地宮了。

  此時,韓天煌美人在抱,反而不著急了,他慢慢把姑娘放在大床之上,自己坐在床邊,仔細欣賞姑娘那絕美的面容,姑娘不胖,也就是說並不是豐滿妖娆的那種,但是體格勻稱,因長年練武的原因,長腿細腰,雖然平躺床上,但還是能看的出胸部完美的隆起,腳不大不小,輕輕拿起她的纖手,發現並不粗糙,手掌柔若無骨,滑嫩豐盈。韓天煌自出道碰到這麽多女人,像月瑤姑娘身材這麽好的也是他平生僅見。

  擡頭上看,姑娘的絕世玉容就出現在他面前,因爲經過劇烈掙扎,高高挽起的云髻有點散亂,幾縷發絲垂在額前,一雙美目緊緊閉上,睫毛還顯得有點微微抖動,翹鼻緩緩的射出絲絲甜香,小小的櫻唇微張,說不出的誘人。

  韓天煌看的實在忍不住,低頭罩向那張輪廓完美的瓜子臉,吻在朝思暮想的小嘴上,輕輕吸吻,同時手慢慢放在姑娘的酥胸之上緩緩揉搓,手指一粒一粒松開了姑娘的勁裝,溫柔的褪下她上身的保護,然后毫不停頓,滑過姑娘的玉腿,拿住小腳捏玩幾下,扒下了姑娘的劍靴,緊接著手腕一抖,已經解開的姑娘的褲子,迅速拉下,轉瞬間大名鼎鼎的天香聖女身上只剩下一件月白色的肚兜護住她雪白的肉體,但是雙臂袒露,玉腿橫陳的樣子反而是最引人遐想的。

  韓天煌終于擡起頭來,放開姑娘已被吻的微腫,略帶血絲的櫻唇,滿意的欣賞著自己的戰利品,而且停止動作沒有繼續下去。

  旋又站起身來,回手拿起幾條白色棉繩,把姑娘四肢松松的幫在四個床角,讓一個女人能不自由的活動,但無法解開束縛的程度,然后從懷中掏出一只用紫金制成,上面刻有如意束靈丹的太極狀小罐,從黑心方倒出一粒丹藥,撬開姑娘的嘴,放入姑娘嘴中,看到丹藥立時化開,順津液流到姑娘腹中,才如釋重擔的把小盒小心藏起,搬出一個玉盒,從里面揀出十三根奇狀金針刺入姑娘十三處穴道,待了半刻才拔出收起。

  這才又掏出一顆幽柔草的解藥給姑娘服下,順手解開了姑娘身上除了軟麻穴的全部穴道,拿起床頭的一個小瓶,掀開肚兜,把姑娘的神秘草叢扒開,把瓶中藥水倒入其中,輕塗幾下。然后上床側身躺在姑娘身旁,看月瑤的嘴唇微動,知道姑娘要醒了,就把手放在姑娘酥胸之上慢慢揉搓,靜等姑娘醒來。

  再說姑娘只覺眼前飛舞著許多幽幽柔柔的小蝴蝶,飛呀飛呀好象很快樂的樣子,突然,這些蝴蝶聚在了一起,變成了一只鬼爪,抓上了她的胸。嚇的猛然睜開眼睛,本能的想坐起來,誰知竟然沒能起來,而且她還在清醒的同一時間,發現竟有一只手在她的胸口肆意把玩。

  這一驚可是非同小可,孟女俠馬上下意識的提氣運功,想一躥而起,卻發現丹田內空空蕩蕩,內力似乎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封在一個自己找不到的地方了,同時發現身上被四條繩子松松的禁制住了。耳邊卻響起一個她現在決不想聽見的聲音:

  “沒用的,別掙扎了,吃了天下奇毒榜排行第四的束靈丹,又被我金針封功,大羅金仙都提不起一絲內力的。我對姑娘你真是夠忌憚的,還沒第二個人逼的我如此小心呢。現在你就乖乖的和我快活一下吧。哈哈哈……”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