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滿杏花村

這是一個很偏僻的鄉村,坐落在東北的大山裡面。多數的村民世世代代在這裡繁衍生息,從未真正的走出過那片大山,對於這裡的人來說,這樣的生活倒也安靜祥和。

夏日的中午,這裡遠遠沒有城市那麼燥熱,卻也仍舊是驕陽似火,一片片的苞米地茂盛的生長著,在陽光下,散發著清淡的芳香。一條條笨狗都躲在陰涼裡面伸長了舌頭。有氣無力的發出嗚嗚的聲音,熱的夠嗆。

周小強,和名字一樣頑強的男人。七歲那年,一夜之間父母雙亡,死的很離奇,沒有人知道他們因為什麼死的。從那一年開始,周小強就在村子裡面東逛西晃,到了誰家吃誰家,一天到晚遊手好閒,從來沒有讀過一天書的他,腦子卻很靈光,可能是和他太早的就步入社會有關,同齡人都很怕他。

有人說他是流氓,他卻沒真的幹過那種傷天害理的事情,無非就是偷偷人家的褲衩子,摸摸小姑娘的屁股。說是好人,又不算,有事沒事他總是喜歡欺負村子裡面的大姑娘小媳婦。

如今他已經是十八歲了,一個人生活在他父母留給他的破爛屋子裡面。冬天的時候,就去別人家的柴禾垛偷幾捆苞米桿子回來燒,夏天干脆就不燒炕,反正天氣燥熱,不燒也不冷。

這個村子裡面,對他最好的就是隔壁的王嫂了,隔三差五的就給他弄點吃的,經常出去偷別人東西干小偷小摸勾當的周小強幾乎偷遍了全村的東西,唯獨沒有碰過王嫂家的一磚一瓦,也算是知恩圖報了。

王嫂兩年前嫁過來,比周小強大不了多少。人還算是俊俏,長的很白,不管夏天咋曬,都還是那麼白,當然周小強能看到的都是她衣服外面的白,至於她的身子到底有多白,他也不就不得而知了。有時候王嫂送東西過來,他都會調戲,說她長的帶勁。每次這個時候,王嫂總是點著他的額頭,告訴他小孩子不要胡思亂想。可她不知道,人小鬼大的周小強早就不是處男了。

這一天中午,周小強來到了橋邊。這是他們村子裡面的一座橋,聽說十幾年前這座橋下有一條很寬的河,可是後來不知道為啥,這條河就干了。幹了幾年之後,橋下長滿了茂盛的草,村子裡面有一些耐不住寂寞的狗男女總是喜歡大晌午趁著人們都在家裡午睡的時候出來鬼混。

坐在橋後的一個石墩子上面,周小強等了一個小時,一點收穫都沒有,難道今天中午就啥都看不著了?

剛要站起來的時候,周小強看著一個人影匆匆的從橋上下來,他急忙躲到了一邊的草叢裡面,悄悄的看著。

下來的是一個長頭髮的女人,上面穿著一件半截袖,下面是一條鬆散的碎花褲子。

是她?周小強暗自皺了皺眉頭,這不是村長家的兒媳婦嗎?難道她也有了野男人?不太可能啊,這娘們才嫁過來不到三個月呢,一雙大眼睛很勾人,身材也很好,算得上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大美女了,要不是村長有權有勢,家裡有錢的話,就憑著他兒子那熊樣,能娶到這麼好看的大姑娘?媽的,這都是什麼世道啊。

村長的兒媳婦下了橋,左顧右盼,好像是找什麼一樣。看了一會,鬆了一口氣,把兩隻手伸到了腰間的碎花褲上。

周小強就這麼悄無聲息的趴在草地裡面看著,他的這個角度很好,幾乎所有出現在草叢上的人都能看到,這也是他多次偷看後總結出來的經驗。

看著四周沒人,村長的兒媳婦竟然把碎花褲子脫了一半,蹲在了草叢裡面。

由於隔的太遠,周小強根本就沒看清她的身體,不過在她蹲下去之前的一剎那,清晰的看到了一抹黑色浮現眼前。頓時他變得興奮起來,要是不出意外的話,這個娘們應該是來這邊尿尿了。可能是打算出村,路過這裡的時候憋不住了,鑽到橋下,還以為這裡安全,沒人能看到呢。想到這些,他就慢慢的朝著她蹲下的地方挪了過去,有這麼好的春光,誰不想多看幾眼。

  

豔滿杏花村

風華正茂

他不敢弄出太大的動靜,害怕嚇到人家,爬一陣歇一陣,很快,那個女人就站了起來,不過沒有提上褲子,仍舊是四周看了看。確定沒人後把自己的身子稍稍的朝著前面弓了一下,從口袋裡面掏出了一個東西,哈著腰,把那個白色的東西放在了她的下面,穿上褲子,走了!

我操!周小強一愣,這也太尼瑪的快了點吧?自個還沒爬到她跟前呢。啥都沒看著了,就這麼走了?

等到女人走遠,周小強走了過去,剛才她蹲過的地方確實是有一灘水跡,而且還有一條剛剛用過的衛生巾。

「媽的,真不巧。」周小強拍了拍大腿,沒想到這個女人會來事兒:「都說村長兒媳婦好,敗著急,我這一兩天就睡了你。」

哼著小曲,周小強回到了家,屋子裡面很涼爽,躺在炕上想著剛才看到的場面,仍舊是激動不已,看來得找一個女人解決自己的生理問題了。幻想著和誰誰誰幹啥啥啥,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傍晚的時候,感覺有人在推自己,睜開眼睛一看,是隔壁的王嫂,看著王嫂,周小強馬上就露出了笑容,只要她來,自己就有好吃的了。

「這咋這麼早就睡覺了呢?」王嫂端著一個盆放在了炕上:「今兒你王哥買了一點豬肉,我燉的粉條,給你拿來點。」

「嫂子,還是你好啊。」周小強腦子裡面想著村裡的那些老光棍說過的一句話,好吃不如餃子,好玩不如嫂子啊。

「行了,少貧嘴了,大米飯也給你拿來了,我去給你拿碗筷。」

王嫂站起來出去給周小強找碗筷,她哪裡知道這個小子正盯著自己的屁股看呢,正是夏天,每個人穿的都很少,王嫂穿著一條黑色的紗料褲子,很輕薄,這樣穿著也涼快,可她犯了一個錯誤,穿著黑色的紗料褲子,裡面就不應該穿白色的小褲衩,這樣一來,小褲衩的形狀和眼色都棱角分明,一清二楚的落在了周小強的瞳孔中,並且慢慢的放大。

」小強,你前段時間說三叔公死的時候說你爹媽是被人殺死的?」王嫂坐在炕沿邊上說道。

「嗯哪。他是那麼說的,我也記得,那個時候我好想都七歲了,記事兒了。」周小強一邊吃著嫂子帶過來的豬肉燉粉條一邊想,啥時候能一邊吃著嫂子帶過來的東西一邊吃著嫂子就太尼瑪的美好了:「他們死的太蹊蹺了,你說得啥病了能一宿倆人都死了啊。」

「那你打算咋整啊?」王嫂看著他風捲殘雲的吃著,微微一笑,她對他就像是自己的親弟弟一樣。絕對沒有別的想法。

「還能咋整,得想辦法給我爹媽報仇啊,人不能白死,他們要是不死的話,我能過這日子嗎。」

「我看啊,你還是算了吧,都那麼多年的事兒了,你哪還能找到凶手啊。」王嫂勸說道。

「那怎麼能一樣呢,別人毀了我的家庭,我要讓他生生世世都不得安寧。」周小強使勁的嚼著嘴裡的豬肉,像是嚼著仇人一樣。

「你小子還挺記仇。」

「對我有恩的人,咱得記著。有仇的人,咱得報著。要是讓我知道這個人是誰的話,我肯定不會讓他好過的。「

吃過了東西,王嫂幫著周小強將碗筷洗了一遍,她知道這孩子懶,自己肯定是不會刷的,彎著腰在鍋台前面刷碗的時候,周小強就站在她的身邊,踮著腳,腦袋一直朝探著,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的胸口。

」看啥呢?「

」嫂子,你真白啊。「周小強笑著說道:「你說你咋就那麼白呢。」

「你呀,小孩牙子,一天到晚都瞎合計啥呢。」

「我可不小了,該長大的地方都長大了。」一副流氓相的周小強壞壞的笑著。

「行了,你吃飽了,晚上早點睡吧,我可得回去了。」每次嘮到這種話題的時候,王嫂總是恰到好處的岔開話題或者乾脆離開。

在她心裡,周小強還只是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有些他自己身子上的東西可能都不知道是干啥用的呢。周小強不這麼想,他知道自己是真的成熟了,可以開始肆無忌憚的享受著只屬於男女之間的那些事兒了。

這一年,他十八歲,風華正茂。卻天性流氓。這一年,她結婚兩年,絕色傾城,但無人欣賞!

  

豔滿杏花村

外面有野男人

兩天之後,村子裡面發生了一件大事,村長的媳婦不知道被誰拽進了苞米地裡面給幹了,不光是給幹了,還給弄死了。所有人都猜測可能是她記住了那個人,並且不同意和他發生關係才會導致的殺身之禍。

這麼多年十里八村的村子裡面也都沒有發生過這麼大的事兒,其轟動效應可想而知。有人建議村長報官,說現在有一種很先進的技術,能從男人殘留在她身體裡面的東西化驗出這個男人是誰。因為害怕丟人,村長竟然草草的把自己的媳婦給埋了。

村長媳婦的娘家當然不干,三番五次的去找村長,說啥也想給死去的人討一個公道,可後來不知道因為啥,他們就不去了。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村裡死了人,對周小強來說根本沒啥,他已經沒啥親人了,誰的生死都跟他沒有任何的關係。

傍晚,村子裡面開始熱鬧起來,一天之中只有這個時候才是最涼爽的時候,吃過了晚飯,大家都出來聚集在村中間的一棵大楊樹下面嘮家常。周小強每天都會來,很是享受每天這個時候過來調戲那些扯老婆舌子的娘們。

坐在人堆裡面,先是聽這麼娘們叨咕了一頓。

」周小強,村長媳婦的事兒不是你幹的吧?」村子的劉寡婦說道。

「操,咱要是真有這本事的話,還能在這眯著?」周小強根本就不往心裡去。

」我看沒準就是你幹的,你小子一天到晚的就瞎得瑟,又沒有個娘們,沒準憋不住了,就啥事都能幹的出來。」劉寡婦繼續笑。她是一個三十幾歲的女人,正是在男女關係上如狼似虎的時候,這個時候死了男人,對她來說該是一個啥樣的打擊,誰都知道。劉寡婦的相貌卻是不錯,風姿卓越,至少在這個村子裡面也算是很好的了。都說寡婦門前是非多,可劉寡婦還算是潔身自好,跟村子裡面所有的男人都保持著距離,有些人藉故給送米送面,都被她一次次的拒絕。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不去湊這個熱鬧了,就算是再死皮賴臉,好像也得不到劉寡婦的身子。她和其他的人一樣,都只是把周小強當做是一個孩子。

「你可拉倒吧,就算是要干的話,我也幹你這樣的啊,村長那媳婦膘肥體壯的,我都怕她甩我一身葷油。」

周小強的話,馬上引來一陣哄堂大笑。

「小強,你咋不找個女人呢?」劉寡婦似乎是有意拿周小強開涮。

「找個屁啊,真有娘們跟著咱的話,能養活算啊。」周小強釣上一根菸:「這年頭,沒錢就是王八,你娶回來媳婦不一定多少人惦記著呢。」

周小強很喜歡和這群女人嘮嗑,有的時候嘮的激動了,可以動動手揩揩油,村子裡面的誰家的媳婦奶子大,誰家的媳婦奶子小,都是他在這邊一次次的摸出來的。有他在的地方,似乎氣氛永遠都是那麼的熱烈,大家一起拿他開涮,他不在意,還能和任何女人打成一片。

嘮到了七點多鐘,人們開始慢慢的散去,有的女人回去燒水給自己家老爺們洗腳,有的則是回去燒炕睡覺,也有回去奶孩子的。

劉寡婦還在津津有味的和周小強嘮著,絲毫都不在意這個小子的眼睛一直都盯著自己的胸口看,直到八點多,天色完全黑了下來,整個樹下,也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人。換做是和別的男人在一起的話,劉寡婦肯定是呆不到這個時候的,可跟周小強在一起,她就是放心。哪裡知道她已經注定要成為某個色狼的獵物了。

之前也有過這樣的事情,嘮的晚了,周小強送自己回家,之後給他做一頓飯,兩個人一起吃,一邊吃一邊聽他講很好玩的段子。兩個人的關係挺玄妙的,不是情侶更像情侶,不似紅顏更像紅顏。

「哎。小強,我跟你說一個事兒,你可千萬別跟別人說啊。」

「啥事兒啊?整的這麼神神叨叨的。」周小強把自己的耳朵湊了過去。

「你不知道吧,村長的兒子晚上不跟他媳婦在一個屋子裡面睡。」劉寡婦小聲的說道:「這事兒你可別跟別人說啊。」

「咋回事啊?你跟我說說,具體點。」周小強一聽就覺得這裡面有問題,好好的兩口子晚上不鑽一個被窩?

  

豔滿杏花村

五彩絢爛

劉寡婦四下看了看,黑燈瞎火的,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人,想了想之後,拉著周小強回到了自己的家。關好了門,鬆了一口氣,弄的神秘兮兮的。

「到底咋回事啊?你整的這麼神叨的,別人看著了,還以為咱倆進屋裡幹啥呢。」

「我跟你說啊,咱們村長的兒媳婦外面有人。」劉寡婦小聲的說道:「有一回我去他們家,聽見村長的兒子跟他媳婦吵吵,就是為了這個事兒。好像是他媳婦一整晚上就不在屋裡邊。」

「你不是說他倆不在一塊住嗎?」

「是啊,其實啊,不是村長兒子不想跟她一塊住,是他媳婦不干。你說這小子憋屈不憋屈。」劉寡婦搖頭嘆息了一下,好像這事兒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一樣。隨後爬上了炕,開始鋪褥子和被子。

周小強叼著煙,怔怔出神的想了想,那次在橋下可是遇到了村長的兒媳婦,真不知道原來還有這樣的事兒。要是早點知道的話,肯定撲上去操了她再說,反正她在外面也有野漢子。誰操不是操呢。

「不早了,你也回去吧。」

「我回去幹啥啊,你這被都捂好了,今天晚上就在你住了。」周小強暗想,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村長的兒子肯定是讓人戴綠帽子了,可能是怕這件事傳出去磕磣,所以才一直都憋在心裡。要是讓他知道那娘們誰家老爺們有關係的話,那就是抓到了他們倆的把柄,到時候還不得想幹啥就干啥,讓她趴炕上脫光了,她也得干啊。想著村長兒媳婦那張白白的俊俏的小臉蛋,周小強一陣莫名心動。

「少扯了,小孩牙子,你懂啥啊。」

「我啥不懂啊我。」周小強馬上就露出了自己最具有標誌性的流氓相:「劉寡婦,你說,你這一天到晚的也沒個爺們陪著你,你不想那事兒啊。」

「哪事兒啊?」

「我操還跟我裝呢,就是男人女人那點破事兒,你不想啊?我估計你一天到晚都憋的眼睛瓦藍。」

「你咋啥都說呢。」劉寡婦的臉色一紅,三十幾歲的年齡,正是女人最有味道的時候,再加上她臉色這般紅潤,咋看都覺得這娘們忒他媽的招人稀罕了。

「你就說你想不想吧。」

「想,想,想,行了吧。」劉寡婦直接就把周小強推出了屋子,關好門,靠在牆上喘息不止,不想那是扯淡,自個的爺們都死了那麼長時間了,沒有男人滋潤的女人,她就不是一個完整的女人,想歸想,她可不是那麼隨便的女人,不然的話,村子裡面的男人都得排隊來找她。做人應該有底線,做一個女人更應該,做一個寡婦必須有。

周小強可不著忙,這個劉寡婦現在跟自己走的最近,用不了多久,她就得是自個的女人,這種娘們很寂寞,最架不住男人的勾引,加之他們兩個關係好,說的深一點淺一點她都不會在意,就這麼挑逗他,時間長了,不相信她不乖乖的從了自己。

越想越是開心,一路上週小強哼著小曲,快要到家門的時候,就看見頭上一道亮光劃過,

五彩斑斕,望上去像是彩虹一樣,能隱約的看見亮光之中有一個黑色的東西,黝黑黝黑的。

亮光在滑翔了一段之後,落在了不遠處的苞米地裡面。

「這他媽的是啥玩意啊?」周小強自言自語了一陣,朝著那亮光的著陸點走了過去,他很好奇,這東西是哪來的,是啥玩意?

好奇心的驅使下,周小強走進了苞米地裡面,時值夏季,苞米都生長的很茂盛,地裡面更是密不透風,在外面還能感受到一絲涼意,真的走進去的時候,就感覺酷熱難耐,沒有一點的風絲,頓時渾身都是汗跡。

「奶奶的,怪不得人家都不來苞米地裡面干呢,真他媽的熱啊。」周小強一邊撥弄著橫在自己的面前的苞米桿一邊嘟囔道。

走了差不多有兩百米遠的時候,周小強有些不願意往裡走,越往裡走越熱不說,還越黑。再大的膽子在這麼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裡面也會有些毛骨悚然,就在他打算放棄的時候,前面一陣彩光絢爛。

  

豔滿杏花村

神秘豔女

這道光芒很是耀眼,五彩斑斕,眼花繚亂。忽左忽右,閃爍不止。

周小強徹底的被吸引過去,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感覺這道彩虹一樣的光芒讓人心動,朝著前面走了幾步,光芒越加的鮮豔起來,也穩定了下來。在這片光芒中有一個類似人形的東西若隱若現,差不多幾分鐘之後,這道人形也變的慢慢清晰起來,看的周小強目瞪口呆,出現的人竟然是一個女人,一頭飄逸的黃色長發,一雙丹鳳三角眼,兩彎柳葉吊梢眉,身段苗條,體態風騷,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啟笑先聞。更具誘惑力的是女人渾身上下不著一絲衣物,兩座高峰的山峰,渾圓堅挺,雙腿之間更是點點的一片黑色,如同青草初生一樣,腰部勻稱纖細,沒有一絲多餘的肉。

女人微微的張開了嘴巴,似乎說了什麼話,但是周小強一個字都沒有聽到,仍是直勾勾的盯著女人,剛才的那些五彩斑斕的光芒將她的身子慢慢的圍繞起來,看上去就像是從天而降的天使一樣。

忍不住的周小強最後還是伸出手朝著她的山峰摸去,這一切都太真實了,他不相信這個女人就是幻影,應該是真實的存在的。

結果手摸到了一片虛空,然後眼前一黑,他整個人就暈了過去。

迷迷糊糊的,他彷彿看到了那個女人,和剛才一樣,沒穿任何一件衣服,走在前面,偶爾回頭看著他,露出一臉嫵媚多情的笑容。

周小強徹底被迷暈,跟在她的身後,看著她圓中突翹的屁股,欣賞著她婀娜多姿的身材,這世間怎麼會有這麼漂亮迷人的女人?

周邊的環境不斷的轉換,先是一片百花園,無數和她一樣漂亮的女人在花叢中嬉戲,同樣是什麼都不穿,她們似乎沒有發現自己,盡興的玩耍著。再走幾步,是一片荒蕪的沙漠,鋪天蓋地的黃沙,一眼望不到邊際,女人還在前面,扭動著風情的身子,惹的周小強又是一陣沒來由的心動。

最後,女人停下腳步,揚起頭望著天空,這一刻他們站在一片叢林之中,每一棵樹都是幾百米高之多,和墨綠色的天空練成一片,周邊漂浮著海洋,圍繞著叢林,絕對是一派任何人都想像不到的景象。甚至遠比科幻片中的片段還要唯美,樹木和他竟然同時出現在浩瀚的紅色海洋中,神奇的讓人歎為觀止。

「你是誰?」周小強問道。

女人笑而不語。

「這裡是哪裡?」周小強繼續問道。

女人依舊是沒有說話,一雙眼睛盯著天空,似乎是在等待著什麼。

沒多久,天空中一陣翻滾,之後被什麼東西撕裂一樣,泛黑的撕裂面出現了一張巨大的人頭。

「你想要嗎?」甕聲甕氣的聲音在人頭上發了出來。

「嗯,想。」周小強瞥了一眼女人,這麼國色天香的尤物,哪個男人不想要?如果說對一個女人最好的評價是妖孽的話,那麼這個女人就是他生命裡面的妖孽了。

「得到她可沒那麼容易。」

「我怎麼才能得到她?」周小強問道。

「能不能得到她就看你的造化了,孩子,別讓我失望。」那個巨大的人形再說完了之後,立刻消失,隨後天空繼續翻滾起來,幾秒鐘之後,變成一片黑色。

「這是什麼回事?」周小強拉著女人的手,摸上去光滑細嫩,吹彈可破。

女人轉過身,朝著他笑,露出了兩排潔白的牙齒,還是不說話。

「我要佔有你。」周小強看了一眼她的兩隻大白兔子,隨後張開嘴巴就親了上去。

睜開眼睛的周小強就像是做了一場夢,可在這場夢的結尾,他分明是含住了女人的山峰,可這個時候身邊一個人都沒有,他躺在燥熱的苞米地裡面,剛才發生的一切還歷歷在目。

「這不是做夢,絕對不是。」周小強晃蕩著腦袋,打死他也不相信剛才的是一個夢,就算是夢,他也不至於來苞米地裡面做吧。

站起來,喊了幾聲,沒有回音,看了幾眼周邊,什麼都看不到,不過這個時候他的面前一陣亮光襲來,之後看著一道五彩斑斕的霞光衝進了自己的身子裡面,再也沒有出來。嚇的他的身子一抖,隱約的感覺到,事情不妙了。

  

豔滿杏花村

來我家住

屁滾尿流的從苞米地裡面出來,周小強當時真的嚇壞了,誰知道衝進自己身子裡面的那道光芒能不能把自己給吞噬掉,這個時候再後悔自己當時的好奇心已經晚了。

到了家裡面,蒙著被子顫巍巍的等到了天亮,這一晚很安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早上起來的時候第一時間去鏡子前面照了照自己,除了眼圈有些發黑之外,再也沒有別的異樣。

溜溜躂達的從自己的屋子裡面,看見隔壁的王嫂家裡的煙囪已經冒煙了,想必是正在做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感覺很餓,就跳了過去。

屋子裡面,王嫂正蹲在竈坑前面燒火,風光無限,這種機會和場合,他當然是要掃視一眼的。

「嫂子做飯呢?」

「啊,小強啊,你還沒吃呢吧,趕緊上屋裡等著,我這就熱乎飯。」王嫂急忙站起來,在自己的圍裙上擦了擦手,抓了一把苞米桿填進了竈坑裡面,將鍋叉放在鍋裡,飯菜放在上面,整個動作異常流利,一氣呵成。

周小強一看沒有機會看風光無限了,就邁步進了屋子裡面,到屋裡一看,王哥竟然沒在家。不僅好奇起來,一大清早的他不在家,幹啥去了呢?

「嫂子,我哥呢?」

「出去打工了,這不在省城的老六說有活,就讓你哥出去幹了,說一天能掙一百塊錢呢。

「啥時候走的啊?我昨天好像還看著他了呢?」周小強一屁股坐在炕上,脫掉了鞋子,像是在自家一樣,毫不生疏。

「今兒早剛走。」

「啊,我說的呢,他走了,家裡就剩下你一個人了。」周小強壞壞的一笑,腦子裡面都是一些齷齪的想法,他惦記著王嫂可不是一天兩天了,和其他的男人一樣,都想趴在這個粉嫩的少婦。他自己都忘了從誰那裡聽說過,每個男人心中都會有一個想要愛愛的女人,巧的是,這個賢良淑德的王嫂就一直都是他心裡面最想爬上身子的女人,趁著這次王哥不在家,他一定會近水樓台先得月,也不知道王哥能不能滿足嫂子,看著她的臉色不是很好,應該是王哥這方面不中,不然一準會把嫂子滋潤的小臉紅撲的,看來這個使命就得自己來完成了,雖然這麼做有點不地道,總比讓嫂子憋著好吧。「嫂子,你晚上一個人在家害怕不?」

「找個人作伴唄。」王嫂滿不在乎的說道。

「嫂子,我給你作伴唄,反正我家自個也不樂意在家裡睡覺,咱倆剛好是個伴兒。」

「你可得了吧,你一個男的跑我家住啥來啊。」王嫂笑了笑。

「嫂子,你不是說我是小屁孩嗎?小屁孩能幹啥,就是來你家蹭個熱乎窩住。」周小強壓抑著自己內心的興奮,不管咋樣,都得讓王嫂收留自己,只要她收留了自己,才有機會把她變成自己的娘們。「我現在一到下雨陰天的時候吧,就感覺的腰也疼腿也疼,我琢磨著應該天天晚上睡涼炕睡的。要是這麼下去的話,肯定會把自己給睡壞的。」

「那也不行,這要是讓你哥知道了,還不得殺了我,你呀,還是乖乖的在家眯著吧,這樣吧,以後我騰出空來就去給你燒炕。」

「嫂子,要不然你去我家住吧,能給我燒炕,晚上也不用找別人作伴了,省的天天晚上都找人作伴了,這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時間長了,就是親爹親媽都不行。你說我說的對不對,更何況,我一個小屁孩兒,你怕我啥的。」周小強馬上就信誓旦旦的說道:「你就去我家住吧,咱倆都不說也沒人知道。」

「行,再說吧。」王嫂也沒直接答應下來,她心裡也犯難,本來自己老爺們走的時候,她就不咋願意讓他去,可他偏偏就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的要去。攔都攔不住。周小強說的事兒她也想過,更何況自個爺們的爹媽死的早,他在村子裡面又沒啥親戚,這作伴要是一天兩天行,時間長了誰都不行,她也是女人,當然知道誰家的娘們能天天晚上不回家啊。夫妻之間必要的性生活還是得有的。

真的要去周小強那邊住的話,也得想清楚,他不管大小,也是一個男人。即便兩個人啥都不干,這也是好說不好聽的事兒。

  

豔滿杏花村

高聳的胸脯

美美的在王嫂家吃過了飯,周開福就開始在村子裡面的路上晃蕩,自從昨天晚上那道光芒進了自己的身子到現在,還沒感覺到任何的異樣,這讓周小強再開心的同時也有些忐忑,他相信這股霞光肯定不會那麼簡單,進了自己的身體就這麼安靜下來了?

晃蕩了一圈,也沒有遇到可以讓他調戲的女人,於是坐在村子中間的樹下乘涼。

剛坐下來沒多久,感覺渾身燥熱難耐,絕對不是那種因為天氣的原因才會有的熱,而是從內往外的熱,是那種實實在在的,由於生理需求帶來的熱。

「怎麼會這樣。」周小強靠在樹根上,心想著這應該就是那屢霞光的作用了,可是為啥是這個效果呢?不應該是再有女人的時候才會這樣嗎?這個時候身邊可以一個娘們都沒有的。

愣了一下,那感覺越加的強烈起來,就像是再不找個女人解決一下的話,他的下面就得憋的爆炸一樣。

「覺得好奇嗎?」一個聲音再他的腦海裡面迴響了起來,是一個很清脆的女子聲音。

「咋回事?」周小強開始喘息著。

「你不是說你想要我嗎?」女聲嬌滴滴的說道:「在你眼裡,我現在只是幻影,是你能看到摸不到的虛幻。你想見到一個活生生的我嗎?」

「想。」周小強做夢都想看看脫離了虛幻的女人是不是還那般的嫵媚到如同一個妖孽一樣,看看真實的她身子和虛幻中是不是一樣的勻稱妖嬈,一樣的白皙細嫩。

「想要我從虛幻化作人形的話,只有一個辦法,我需要十三滴處女血,而且是不一樣的處女血。」

「處女血?」周小強說道:「你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肯定我就可以幫你呢?」

「因為是個人就有慾望,從你看我的表情中我看的出來,你對我的身子充滿了慾望,你想佔有我。」女聲笑這說道:「只要集齊了十三滴處女血,我就是你的人了。」

「那我豈不是要禍害十三個黃花大姑娘嗎?」周小強一聽這話,喜出望外,禍害的大姑娘越多他當然是越開心了,只是他就是一個村子裡面的小流氓,哪裡能禍害到那麼多的黃花大姑娘呢。

「在你的身子裡面現在潛藏著一種異能,我相信你一定能發揮出來的。」

「啥異能?」周小強更加的好奇起來。

「那就要你自己去體會了,等到我化作人形的時候,會再給你另外一種更為強大的異能。」女聲說道:「所以你得在最短的時間內把你的潛能發揮出來,別讓我失望。」

「你啥都不說,我咋知道我有啥異能呢?好歹你也給個提示吧。」周小強說道。

女聲再也沒想起,整棵樹的下面只有他孤零零一個人。周小強的心裡一直都在嘀咕著,也不知道自己的異能是啥,更不知道女人是不是騙自個。不過剛才從內到外的燥熱倒是消失了,不曉得是不是她要和自己說話之前都要把自己弄的渾身癢癢的。

坐了很長一段時間。總算是有人走了過來,遠遠的周小強就看出來這個女人正是村長的兒媳婦,也算是他朝思暮想的女人了。

帶著一臉最無恥的笑容從樹下站起來,伸開雙手攔住了她。

「周小強,你幹啥?」女人很警覺的看著周小強,他這個村子裡面出了名的流氓可不是浪得虛名啊。

「不干啥啊,這大熱的天兒你幹啥去啊?」

「關你啥事。」女人很明顯不待見周小強,說完之後挪了一下身子就要過去。

「這麼著急呢,嘮會。」周小強馬上就伸手抓著她雪白的柔嫩的小手,速度很快,讓女人猝不及防,這功夫也只有他這種日以繼夜的佔老娘們便宜的人才能練的出來。

「我跟你有啥好嘮的?」女人瞪了他一眼,使勁的往回拽自己的手,說句實話,周小強抓著她的手摸來摸去讓她覺得噁心,也不知道這人是不是有啥毛病,專門喜歡佔別人家老娘們的便宜。

「嘮嘮你在外面有野男人的事兒。」周小強馬上就眯縫著自己的小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她高聳的胸脯。

  

豔滿杏花村

有點秘密

聽了周小強的話,陶曉磊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做了虧心事的人都是心虛的,那是一種根本就沒有辦法掩飾的緊張。

看到他用那種赤裸裸的齷齪眼神盯著自己的胸脯,陶曉磊頓時皺起了自己的眉頭,顯得慌亂。

「你要是再胡說的話,信不信我扇你?」

「我胡說?你天天晚上都不和村長的兒子睡一個屋吧?要不是你在外面有了野男人的話,能這麼做?」周小強挑挑眉頭:「別當我是傻子,究竟是咋回事,我一看就知道了。」

「周小強,你個無賴。」陶曉磊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她不和自己老公一起睡的事情,沒有別人知道,他是咋知道的呢?難道是那個他說出去的?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我就無賴了,這件事我先替你保密。我知道你這幾天來事兒了,啥都幹不了,等過幾天你來找我。」周小強壞壞的笑著,把一個流氓的本性彰顯的酣暢淋漓。

「我不會去找你的。」陶曉磊說完甩開了周小強的手,一路小跑的離開。

周小強則是盯著她曼妙的身子,微微一笑,你會來找我的,你也會讓我操你的。

「周小強。」正當週小強想入非非的時候,有人喊了他一聲。

「二拐,咋的了?」站在周小強身後的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村子裡面的人都管他叫二拐,久而久之,大家都忘了這個人的大名。

二拐是個村醫,醫術一般,不過傷風感冒的這種小病到了他手裡還真的都能藥到病除,沒啥大病的情況下,大家都找他瞧病,省錢還省力。

「你有沒有事兒啊?」二拐一把摟住周小強的脖子,表現親暱,就好像是親兄弟一樣。

「沒事兒,咋的了?你說。」周小強問道。

「沒啥大事兒,就是出去跟我收收錢,我這都沒有錢進藥了,有挺多人家明明有錢就是不給,等有病的時候還來找你,咱是大夫,也不好意思不給他們看,病瞧好了,就是掛賬,這麼賒下去,我也受不了啊。」

「我操我一琢磨就找我就沒好事兒,這事兒我可不干,得罪人。」

「有好處的。」二枴子馬上就是一副笑臉:「幫我把錢要上來之後,我給你介紹個對象。」

「滾犢子,你他媽的都說過多少回了,上次你讓我給你鏟地就他媽的說給我介紹對象,到現在也沒信。」周小強一把推開他:「該幹啥幹啥去,別他媽的煩我。」

「這回不一樣了,一定給你介紹一個。」二拐急忙說道:「咱們村子裡面也就你還能唬住人,你要是不幫我的話,這錢是真的要不出來了。」

「不去,趕緊滾犢子。」

「你要是跟我去的話,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再不走老子就踹你了。」

「是王嫂的秘密。」

「啥玩意?」

「你去不去?」二拐一臉的可憐樣。

「你先說啥秘密。」周小強對王嫂的事情很上心,尤其是聽說她的秘密,當然是想知道這個秘密是啥了。

「成,我就告訴你。」二拐四下看了看,把嘴巴湊到了他的耳邊小聲的說道:「姓王的下面不行,根本就硬不起來。所以王嫂到現在還他媽的是處女呢,你說有沒有天理。」

「真的啊?」周小強喜出望外,身體裡面的女人不是說了嗎,需要十三滴處女血。要是王嫂真的還沒破身的話,就先從她那裡取第一滴處女血。這次不管用啥辦法都得讓她來自己家住了,晚上關上門放下窗簾,想幹啥都行,她喊破嗓子也不會有人管的。

「這事兒我能騙你嗎?她家老王找我瞧過病,咱是整不了,這不去省城打工去了嗎?估計是想攢倆錢給自個瞧病。」

「行了,我知道了。」周小強哼著小曲朝著家裡走去,從現在開始就得時刻準備著跟王嫂的晚上春宵一刻了。

「你幹啥去啊。不是說好了跟我要錢去的嗎?」二拐有些急了,跑過來拉著周小強的手:「兄弟,你不能這樣啊,明明都說好的了,你不能不管我啊。」

「不去,就當做是上回去你家鏟地你欠我的還我了。」

「別,別別,兄弟,你要是跟我去的話,我再告訴你一個秘密。」二拐一咬牙一跺腳,信誓旦旦。

「你他媽的到底是干啥的啊?哪來的這麼秘密。」周小強停下腳步,倒是挺期待他的第二個秘密。

  

豔滿杏花村

有一腿嗎?

一看周小強動了心,二拐就知道有門了,這十里八村的,誰不知道他就是一個流氓,啥都敢幹,家裡沒親人,是孤兒。自個吃飽全家不餓。這種人能活一天是一天,干的也都是別人不敢幹的事兒,領著他去,誰敢不給錢啊。

「這第二個秘密等你幫我要完了錢,我再告訴你。我跟你保證,絕對是一個大秘密。」

「淨賣關子,你說不說?」

「你跟我去,回來之後就跟你說。真有秘密,我回來要是不說的話,你就賴在我家不走,咋樣?」二拐真的是下了血本了,這種引狼入室的話都說的出來。

「成,就再相信你一次,要是你敢在跟我扯裡格楞,我整死你。」周小強完全被他神秘兮兮的秘密所吸引。

跟著二拐要賬也沒啥難的,到了那些有錢不給的家裡,他就坐著不走,這些人一看周小強這個痞子過來了,就都急忙給錢,生怕這小子賴在家裡不走。

要了一圈錢,差不多能收上來三千多,收穫很大。回到了村子裡面,二拐還算是敞亮的去小賣店買了一些酒和花生米啥的。

弄好了東西,兩個人就你一口我一口的整了起來,小酒喝的挺滋潤。

「二拐,你說的秘密到底是啥?」周小強有些迫不及待,這一天他都在想著究竟是啥秘密。

「這個秘密可牛逼大發了。」二拐抿著嘴角笑了起來。

「啥秘密啊,你趕緊說,你這要是不說,我連酒都喝不好了。」周小強催促道。

「你爹媽不是自殺也不是大家猜測的被煙嗆死的。」二拐有板有眼的說道。

「被人殺的?我早就懷疑了。」周小強馬上眼珠子瞪的溜圓。他父母的死,一直都是壓在他心頭上的一塊大石頭。

「你別急啊,聽我慢慢跟你說,當時有人就說你父母肯定是被人殺死的,但是一點都沒看出來痕跡,我看出來了,我是是干啥的啊?暫時大夫,擱城裡說是醫生呢。」二拐得意的說道。

「少廢話,到底咋回事?」周小強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都在沸騰,真的要找出殺人凶手的話,那就有他受的了。

「是誰下的手我不知道,不過你爹媽是被藥死的,是被人下了過量的安眠藥,毒死的。」二拐說道:「我還記得那個時候,我這都沒那東西,估計是有人在鄉里或者是縣裡買的。」

「那你知道不知道我爹媽跟誰有仇?是誰要害他們?」周小強急不可耐的說道。

「這個,我得想想,等過幾天再給你答覆。」二拐留了一個心眼,這以後沒準啥時候還得讓周小強幫著辦呢,不留一手咋能行呢。

「你就臭得瑟吧,跟我玩欲擒故縱是不是?」周小強聽的出來他的意思。索性就開始打擊打擊他,也算作為他告訴自己秘密的一個回報:「你知不知道人家村長為啥對你那麼好?我都聽說了,村上不出義務工的人就那麼幾個,其中就有你,你就覺得村長對你夠意思了,是不是?」

「我經常給他送東西,對我好也是應該的啊。」二拐不以為然的說道。

「你他媽的就是一個傻逼,我告訴你啊,村長不出義務工的那些人,自己家的娘們都是讓村長給操了的,你為啥不出?你憑啥不出?你咋就不合計合計這個呢。」周小強不想再過多的打擊二拐,這小子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出去看病掙錢,自己家娘們那點破事村子裡面都傳遍了,他還一點都不知道呢,真不曉得得說他點啥好:「行了,我也不跟你說這個了,你就告訴我一件事,村長家的兒媳婦是不是不跟他兒子在一起睡?」

「你咋知道的?」二拐當時就是一愣,這件事知道的人不超過三個。

「別管我咋知道的了,你知道不知道村長的兒媳婦那個野漢子是誰啊?」周小強把身子湊了過去,笑嘻嘻的說道:「你要是告訴我,下回有啥事還找我,保證好使。」

「這個我還真就不知道,不過她雖然不跟村長的兒子在一個屋子裡面睡覺,但晚上從來不離開家半步。」

「晚上不出來?」

「嗯哪,天天晚上自個一個屋子。」二拐說完了之後,臉色慢慢的難看起來,想了想之後,小聲的問道:「小強,我媳婦跟的跟村長有一腿嗎?」

  

豔滿杏花村

開始了

周小強喝了一口酒,使勁的點點頭,拍著二拐的肩膀又是搖頭又是嘆息:「你說你,都這麼大歲數了,孩子都快要二十了吧?老了老了還讓人給戴了綠帽子。」

「媽的,我弄死他去。」二拐的脾氣還挺暴躁,聽完了之後,就站起來要去廚房拿菜刀,這個還他媽的蒙在鼓裡,一天到晚的屁顛屁顛的溜須村長去,哪裡想到這老逼來自個家裡後院點火把自個的娘們給操了。在這種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裡面,女人的下半身就是自己的,任何男人都不能碰,他操,就閹了他!

「你幹啥去啊?你就這麼去了,人家不還打死你。」

「他他媽的玩我的娘們還有理了,還敢打死我?」二拐義憤填膺,氣的直跺腳。

「你可拉倒吧,你抓到現行了啊?捉姦在床了?還是看到他們倆鑽苞米地裡面去了?」周小強攔下他說道:「你就算是真想報復的話,也不能這麼就去了啊,要是人家報警,你不傻逼啊。」

「這口氣,我他媽的嚥不下去。」二拐緊緊的攥著自己的拳頭。

「那你就當場把他們倆抓著不就得了嗎?」周小強笑著說道:「沒想到你還是個莽夫,我問你,你媳婦呢?」

「出去竄門了,誰知道又他媽的騷了誰家去了。」

「我估計啊,她是去找咱村長了,我告訴你啊。你要想抓他們倆,挺簡單個事兒,只要聽我的,我保證你能抓著。」

「成,你說吧,我都聽你的。」二拐一咬牙,周小強說的不是沒有道理,沒憑沒據的,你說人家操你媳婦人家就操了?

兩個人喝了兩個多小時的酒,都很清醒,之後一起從院子裡面出來,走到了村中間的那棵樹下面的時候,發現二拐的媳婦和一群老娘們正在說說笑笑,家長裡短的扯老婆舌子。

看著自己家娘們那樣,二拐氣就不打一處來,不過還是忍了下去,心說你等著,要是讓老子給抓到的話,一定扒了你的皮。

「這不是你家二拐嗎。」劉寡婦推了一下旁邊的女人。

「你出去要錢回來了啊?」二拐的婆娘馬上就說道。

「嗯哪,你們都在這嘮嗑呢?那個啥,我去一趟縣裡,咱家的藥都沒了,去上點藥。晚上不回來了,你自個在家早點插門睡覺,咱閨女這也沒放假不能回來,你自個加點小心。」

「行,那你去吧。」

二拐咬咬牙,跟著周小強又一起去了村長家,問村長有沒有啥要捎的,他明天晚上能回來,

村長搖頭,說啥都不用了,讓他早去早回。

從村長家出來,兩個人真的就離開了村子。

臨近傍晚的時候,家家戶戶都點起了燈,一個人坐在家裡面的王嫂有些害怕了,外面的天色越來越黑,她一個女人在家,要是來了賊咋辦?想著找誰過來作伴,腦子裡面把全村的人都過濾了一遍,只有一個劉寡婦晚上能出來,可是這個寡婦她又不喜歡,不能找她,那麼剩下的就只有周小強了。思前想後,她還是關掉了燈,把自己家門鎖好。

推開周小強家虛掩的門,屋子裡面沒有聲音,喊了兩聲也沒人應答,進去打開燈的時候才發現周小強沒在家,不過倒是在炕上有一張字條,大概意思就是告訴王嫂,他晚些回來。

周小強的字實在是不敢恭維,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而且這幾個字還有錯別字,費了很大的勁才看清楚,笑了笑,放下了字條,王嫂開始幫他收拾屋子,乾乾淨淨之後,又開始幫著他燒炕。

一個小時候,王嫂也有些累了,就鋪上了被子,一共兩套行李,其中一套還是她從自己家裡面帶過來的,等了一下還不見周小強回來,她索性就鑽進了被窩裡面。沒閉燈,就這麼昏昏沈沈的睡了過去。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