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櫻的悄悄話

  阿櫻的悄悄話

  十七歲的時候,我就開始和阿基拍拖。我們陶醉在熱戀中,差不多在每一天的晚上都會相約在公園裡見面。在那翠綠樹叢裡的草地上,還有許多年青的戀人在我們附近卿卿我我.非常親熱地擁抱在一起。

  本來我和阿基祇是一對入世未深的年輕人,在公園裡也祇是純純地清談。但是身邊一對一對的情侶們親熱的情形直接影響著我們。有個樣學樣,阿基也開始不老實,老是對我的身體動手動腳的了。我表面上雖然稍微推拒,其實是讓他摸得很舒服。

  我們每次約會都到同一個地方,但是每次都可以見到不同的情侶。不過也經常可以見到一對熟悉的情侶。他們和我們年紀相仿,估計還是正在讀書的中學生,他和她的舉動都很露骨。男的有時把手從女的衣領伸到她胸部,有時還伸到她裙子裡面。而女的也把手插入男人的褲子裡摸弄。時間雖然祇是晚上十時左右,我們和他們也祇有幾步的距離,這對男女旁若無人似的。女的散開厚厚的長裙坐到男的懷裡,如果我沒有估計錯,她一定沒有穿內褲。因為她一坐上去就扭腰擺臀,好像已經和男的在交合。

  倆人劇烈地活動了一會兒,才突然安靜下來。過了一會兒,他們先離開了,樹下的草地下卻留下一個潮濕的膠套。

  見到別人在親熱,我也把身體緊緊地向阿基偎貼。阿基吻著我,吻得我渾身輕飄飄的,他又牽我的手兒去接觸他的下體,弄得我的心裡酥酥麻麻的。隔著厚厚的牛仔褲,我感覺到他那裡硬梆梆的。阿基在我耳邊問道﹕「阿櫻,我們結婚之後,你敢不敢像剛才的女孩子那樣做呢﹖」

  我答道﹕「為什麼不感呢﹖不必等到結婚吧﹗明天晚上我就穿裙子來見你﹗」

  阿基道﹕「你真會開玩笑﹗我才不相信哩﹗」

  第二天晚上,我果然穿著長裙,並且故意不穿著內褲。阿基見我去穿裙子,就悄悄地把手伸到我的大腿。前幾個晚上,阿基就已經隔著底褲撫摸過我的恥部,但是此刻他接觸到的卻是我光脫脫的陰戶。他吃驚地問道﹕「阿櫻,你真的肯給我﹖」

  我含羞地點了點頭。阿基喜悅地說道﹕「我們去租間房吧﹗在這裡太委曲你了﹗」

  我說道﹕「才不和你去那種不三不四的地方哩﹗遇到熟人怎麼辦﹖」

  “但是……」阿基還想說什麼,我已經打斷他的話說道﹕「你別介意啦﹗在這裡有什麼不好呢﹖幕天席地,最具大自然氣息嘛﹗」

  說著,我把裙子一拉,撒嬌地坐到他的懷抱。阿基也知趣地把褲鏈拉下,讓粗硬的肉棒放出來。倆人的性器官頭一次互相接觸,我的心裡砰砰地亂跳。雖然聽說過初夜會疼痛,又心思思想嘗試做愛的滋味。

  我撥開小陰唇,慢慢地讓阿基的陽具向我的陰道裡擠進,果然覺得有些漲痛。可是陰道裡面又癢得很,好想讓他插進來。於是我把心一橫,咬緊牙關把身體向下一沉。祇覺得『卜』的一下,又熱又硬的龜頭突然地滑入我的陰道。那種感覺既充實又帶有漲悶的疼痛。我緊緊地把阿基的身體摟抱不敢再動。

  阿基關心地問我疼不疼,我含著眼淚望著他沒有答話。他感激地把我一陣狂吻,吻得我的心都酥麻,陰道也比較放鬆,不那麼疼痛了。

  這時,在我們附近的那對男女也像我們這樣的姿勢互相摟抱,那女子在男人的懷裡扭腰擺臀,臉上的表情看來非常陶醉。

  我也學著她那樣,收腰挺腹,讓陰道套弄著粗硬的肉棍兒。初時,我覺得陰戶被他的龜頭漲得好痛,但是隨著陰道產生分泌,就慢慢潤滑起來了。一種難以形容的快感漸漸取代了初次性交的痛楚。我興奮地把阿基緊緊摟著,纖腰款擺,使他的肉莖和我的陰道內壁緊密地摩擦著。

  阿基是和我一樣,也是第一次初試雲雨情,他顯得很激動。一陣急促的嘌吸中,他停止了抽送,把小腹緊緊地貼著我。我也覺得他的龜頭一跳一跳的,一股熱流注入我陰道的深處。那時我渾身飄飄然,魂魄都不知飛到那兒去了。

  嘗過做愛的滋味,我們很快就結婚了。婚後,我和阿基十分恩愛。我們嘗試了各種性交的花式,用盡同的方法取悅對方。阿基對我呵護備之,我也將肉體向他徹底奉獻,身體上的肉洞,凡是可以讓他的器官插進去玩的,我都讓他插進去取樂。甚至讓他在我的嘴裡射精。

  幾年後,當我們試遍各種各樣有趣的做愛方式,就開始覺得乏味了。祇是每當回味在公園拍拖時的情景,我和阿基都會很興奮。

  有一個晚上,我讓阿基弄過之後,說道﹕「阿基,你記得我們在公園一邊做,一邊看別人做的事嗎﹖」

  阿基道﹕「記得,那時候真刺激。我很想和你再去玩一次哩﹗」

  我連忙贊成道﹕「好哇﹗我們明晚就去﹗」

  坐言起行,我們第二天晚上就到初戀的公園。雖然事隔多年,周圍景物依舊。祇是原先的小樹比以前長高了。

  我們在一棵大樹下的石頭上坐下來。這兒就是我和阿基共渡初夜的地方。周圍蟲聲瞅瞅,陸續有幾對情侶坐到我們附近。和過一樣,大家都沒有理會別人在做什麼。祇顧和自己的情侶尋歡作樂。

  我仍然像以前那樣,穿著長裙而不穿內褲。很方便就和阿基合體了。我一方面享受他的陽具給我的充實。一邊東張西望,觀看別對情侶們的動作。

  忽然,我看見離我們不遠的一對正在纏綿的男女,那女的竟是我所服務的公司相熟的同事李桃妹。她和我一樣,也是騎在男人的懷裡。她祇顧扭動著身體,並沒有留意到我也在她的附近。直到她停下來時,仍然沒有發現我在看她。我也不想讓她發現,所以當阿基射精之後,我就想迅速離開這裡。可是畢竟還是讓她看見了。

  我和桃妹沒有打招嘌,祇是互相點了點頭,就各自匆匆離開了。

  第二天中午,桃妹走到我身旁,笑著說道﹕「昨天晚上玩得很開心吧﹗」

  我也說道﹕「彼此彼此嘛﹗」

  桃妹道﹕「你們已經結婚好幾年了,怎麼還到那種地方去呢﹖

  我說道﹕「就是因為結婚多年,覺得性生活乏味,才去那地方邊看邊做嘛﹗」

  桃妹笑著說道﹕「既然你們喜歡看別人做愛,我們也正愁沒有適當的地方可以舒舒服服幹一